当前位置: 安徽新闻网 > 安徽
探照灯一照,能看到墓室墙壁上都是壁画 连地上散乱的木头上都有精美的鸟兽图案
武王墩墓被盗案背后的惊人故事
来源: 安徽新闻网-安徽商报 2020-12-15 09:36:21 责编: 徐文娟

经过大半年的辛苦努力,备受考古界关注的淮南武王墩墓葬发掘有了一定的进展。其实在这场发掘前,为能不能发掘武王墩、如何更好地保护武王墩,安徽考古人经历了多次的决断。但2015年至2018年,犯罪嫌疑人的三次盗掘,不仅让武王墩墓遭受重大破坏,该案件更是惊动公安部。在此后一年多的艰苦侦查中,追回77件精美文物,其中26件为国家一级文物,抓获29名犯罪嫌疑人,其中的“摸金校尉”夏某只在两个点打下探针,就能摸清从什么地方爆破、什么地方开封土、什么地方打盗洞,其拿手“绝活”真是比电影还要“精彩”。可惜的是,其精湛技艺没有用在正道上,夏某和其他参与人员悉数被抓。

武王墩墓为全国唯一王级楚国大墓

淮南历史悠久,新石器时代早期就有人类在此活动,夏商时淮夷人活跃于此;春秋、战国时,这里是州来、下蔡、楚国的京畿之地;西汉时期,汉高祖刘邦之孙刘安在淮南封王。文明的传承和历史的沉淀,使这里分布着众多的古遗址、古墓葬。据文物部门统计,淮南市有国家级保护单位8处,省级保护单位26处,市级保护单位58处。曾经出土数百件青铜器的李三古堆、规模宏大的武王墩,以及史料上赫赫有名的黄歇墓、廉颇墓都位于此。

位于淮南市三和镇的武王墩古墓,1981年就被确定为安徽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经勘探,该墓是一座平面呈“甲”字形的大型墓葬,墓西侧还发现一处长近150米的大型车马坑。

“从墓葬的位置及其与周边大墓的关系,特别是追回文物的价值来判断,这座古墓应是楚国迁都寿春之后的一座王级大型墓葬。”安徽省考古专家介绍。考古学界专家推断,武王墩古墓的墓主极有可能为楚考烈王。在目前全国已经发掘的万余座楚墓中,这也是唯一一座王级大墓。

据史料记载, 1933年被军阀盗掘,出土文物4000多件的李三古堆楚幽王墓,其规模和武王墩相比,还小了20%。

武王墩墓被盗三次 大量珍贵文物被窃

丰富的文物资源对国家而言是珍贵的“国宝”,对考古专家来说是研究历史文化重要的“钥匙”,但在盗墓者眼中,却是一笔诱人的“横财”。

2018年6月,河北定州一盗墓案犯罪嫌疑人孙某,检举一河南籍盗墓团伙于2015年初在淮南武王墩古墓盗走大量青铜老虎、编钟等珍贵文物。办案人员从极为有限的信息中经过多种手段的综合研判,让武王墩盗墓案终于浮出水面。

据负责此案件的淮南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负责人介绍,他们利用各种技术手段,经过几个月的深度侦办后,才全面摸清出资人、盗墓人、销赃人等犯罪嫌疑人图谱,专案组组织80余名警力分赴多省,开展集中收网行动,对该团伙实施了全链条打击。

淮南市局刑警支队合成作战室主任徐虎回忆侦办过程说,公安机关锁定了孙某检举提到的“盗墓专家、50多岁的河南杞县人老夏”,综合利用视频、技侦、网安等各种手段,一点点牵出了整个幕后团伙。警方查明,这一团伙的犯罪嫌疑人从2015年起,先后3次盗掘武王墩古墓。首次盗掘时,因资金不足且盗洞被发现而中止。此后,他们又于2018年进行了两次盗掘,终于成功盗走大量文物。

目前,此案已抓获嫌疑人29人,追回文物77件,其中26件被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墓室墙上都是壁画,连木头都有精美的鸟兽图案”

盗掘行为给武王墩古墓造成了严重的损坏。特别是第二次盗掘中,嫌疑人先在墓室正上方打了一个约16米深的竖洞,后由于盗洞塌方又打了一个斜洞通往椁室。此后又在第一、第二椁室木质墙壁上打出边长60厘米的方孔,从这里“取出”大量文物。

本案中参与了三次盗掘的犯罪嫌疑人徐某交代,第二间椁室刚打开时,里面都是“黑水”,味儿很重,光是抽水、通风、换风就用了两三天时间。水抽干后,文物便都露了出来。

“我们推测前面的只是偏室,到了第三间墓室才看到大的棺椁,是主墓室。”“探照灯一照,能看到墓室墙壁上都是壁画,连地上散乱的木头上都有精美的鸟兽图案,有着朱砂红等不同颜色。但因为塌方严重,人进不去。”

据负责此次侦办工作的民警介绍:“武王墩古墓内数个墓穴、耳室已被嫌疑人破坏性盗掘。墓穴内出现贯通性积水,古墓内多处墙壁被凿通,两个椁室全部被水淹没,顶部均出现塌方迹象,文物大多在水中浸泡或被坍塌的木头压住。”

由于此前盗走的文物如青铜老虎、鎏金兽环等,已经显示出武王墩墓主级别很高,“至少都是王侯级”,盗墓分子害怕了,加上第三墓室塌方无法清理,他们这才收了手。

盗墓团伙有着严密的分工。徐某介绍,最终收手是“支锅儿”(黑话,指出钱的大老板)和技术骨干一起决定的。“我们是苦力,黑话叫‘运土’,负责开封土、打盗洞、下墓室、取文物。此外还有人专门负责盯梢放风、车辆运输、衣食住行和出手销售。”

记者了解到,此案最早被锁定的嫌疑人老夏,就是徐某口中的技术骨干,也就是一些盗墓小说中所说的“摸金校尉”,负责看风水、打探针、定墓室。只要十几根一米长的探针接力打下,老夏就能从最下面一根探针的取土情况,来确定墓葬的年代、主墓室方位,并指挥“运土”们从何处下铲,其技术之高在圈内颇有名气,不少盗墓团伙作案前,都会请老夏帮忙。“老夏只在两个点打下探针,就摸清了从什么地方爆破、开封土、打盗洞。”徐某说。

为了更隐蔽 文物非法交易都是“一锤子买卖”

采访当天,记者在淮南博物馆看到,追缴回来的77件文物,包括成套的青铜编钟、精美的青铜虎、造型各异的石罄,以及色彩斑斓的漆木器等被有序摆放着,其中两件被浸泡在药水中的漆木器彩绘虎是刚刚追缴回来的。据了解,为了将这两件文物及时追回,淮南公安日夜兼程,远赴湖南将还没来得及出售的这两件珍贵文物及时安全运回淮南。

记者了解到,文物案件侦办有较强的特殊性,因为很多文物案件根本无人报案,一些案件的线索只有“一句话”。即使案发,文物最终去向、买家、卖家、知情人也全部隐匿在地下,破案难度非常大。

武王墩盗墓案的暴露仅源于另一起案件中犯罪嫌疑人的“一句话”举报。而在这一模糊的线索被发现前,十余名盗墓分子已从2015年至2018年先后3次在淮南实施盗掘。由于墓葬地点隐蔽,且犯罪嫌疑人反侦查手段强,盗墓行为持续多年均未有报案。

据公安和考古界人士介绍,疯狂的盗掘背后,是文物非法需求的上升和非法交易黑市的猖獗。本案中参与倒卖文物的犯罪嫌疑人马某说,不少知名古玩和艺术品市场里都有黑市,陶罐、瓷器、铜器等文物被放在暗处,只有内行人介绍或遇到真正想买“好东西”的买家,才会拿出来。

“正常市场上午九十点钟开业,而这种黑市五点左右就开了,被称为‘鬼市’。来的人也不多,都带着手电筒照一照货,默认互相不看脸,真要买也不会多话,现金交易、不留联系方式,都是一锤子买卖。”马某说。随着打击文物犯罪力度的加大,文物非法交易比以前更隐蔽,流通的“真家伙”越来越少,但喜欢文物的人却越来越多,因此倒卖文物的牟利空间并不小。

“一件文物会被倒手很多次,倒手越多价格越高。比如,一件首次出手卖出3000元的铜镜最后可能被卖到20万元。只要有‘好东西’,就不愁卖不出去。”马某说。

据了解,武王墩墓被盗掘的文物,在贩卖期间,有的甚至被卖到数百万到上千万,着实有些惊人。

但常言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为牟利而视法律于不顾者,终究要受到法律的制裁。目前,被抓获的29人正在等待法律的审判。

(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 王素英 文/摄 周继龙/图)

    相关新闻
武王墩墓大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