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安徽新闻网 > 徽评
徽评:“张厅长”辞职教书,关你啥事?
来源: 安徽新闻网 2019-11-06 14:22:55 责编: 武静

当厅长挺好,当教授也不错。教而优则仕,是常见的选择;仕而优则教,走的是小众路线。张志勇便属于这类“小众”。因为是另类小众,所以遭遇疯狂“点击”,差点成了网红。

近日,山东省教育厅一级巡视员、副厅长张志勇主动辞职,到北京师范大学当老师。这事是他自己11月3日在网上捅出来的,他在个人公众号里发了封信《离别》,讲述自己决定“转身”、辞官到北师大当教授的初衷和原委。信写得才情并茂,感人至深。老实说,此人有才。

此信很快爆燃,网民们似乎觉得这事跟自己很有关系,于是立马“排队”分成两派:一派质疑,一派点赞。质疑派“嘴毒”,祭出两大杀器:张志勇虽贵为厅官,但成为大学教授是有很多硬指标的,他符合吗?不早不晚,临近退休才辞官从教,是不是趁厅官身份还热乎,提前找一块“软着陆”的风水宝地?点赞派则极力推崇这是一种高大上的选择,且把话说得有些生猛:“一封告别信让无数教育人泪目”“全体山东普教师生都欠张厅长一声感谢”。

对网友们的煽情表达,我们得降降温。张志勇本来就是学者出身,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职称是研究员,专著10部,科研论文超过150篇。有这些硬通货,你还怀疑个啥?作为一名资深厅官,随便在哪“着陆”,待遇都很不错,何必非要成为“一个从遥远的‘乡下’远嫁京城的游子”(摘自张志勇《告别》)?显然,质疑派估计多半是阴谋论患者。而对于那种动不动就“无数教育人泪目”、动不动就要全省中小学教师对张厅长感恩戴德的情绪化表现,估计张志勇本人也会反感。

客观地说,在省这一级,厅官算是高官、大官了,做官做到这一层,不容易,所以张志勇因“不按牌理出牌”而产生轰动,是可以理解的。事实上,近些年来,县官、厅官辞职改行屡见不鲜,有教书的,有经商的,有应聘当上市公司高管的,还有回乡种田养猪的。梳理一下此类个案,我们试图破译隐含其中的“辞职密码”:

是情结,也是情怀。有一种情感,深藏若无,指向明确却隐而不发,机会来临,则一发不可收,这就是情结。高校辅导员出身的曲建武,2013年辞去正厅级职务,回大学继续当辅导员。对于自己的选择,他解释说:“如果一定要找个理由的话,我想应该是30年前种下的辅导员情结和对学生的爱。”当这种情结升华为一种责任和使命时,这就是情怀。这份情怀辉映的是曲建武后来获得的“时代楷模”“最美奋斗者”称号。在张志勇的《告别》信里,我们同样能感受到情结的力量和情怀的牵引。

是理想,也是超越。我们注意到,辞职改行的官员以知识型、学者型、专家型居多。济宁市长梅永红辞职到华大基因时,说了一句职场名言:“永远保持随时可以离开的能力”可见,实力强大的人,往往自信满满志存高远,他们总想突破,不断超越,以实现更大的人生成就。这是一种本能的强者冲动,无法抑制。张志勇在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的位子上,一干就是15年,两年前才转为一级巡视员。身份与角色定位的变化,对他这样一位优秀官员和出色学者来说,意味着不是等着退休享清福,不是遭遇“天花板”,而是如何突破和超越人生事业的天花板。正如他在《告别》中所言:“哪里是我人生的下一个驿站?……到高校去当老师、到高校去做教育研究、到高校去做教育改革决策研究吧!”“离开是为了更好地实现我们的教育理想,是为了能够更好地去安放我们的教育灵魂!”可见,张志勇是一个志在教育、心中有梦的人,他需要人生下半场来帮他圆这个教育理想之梦,圆梦的过程,也正是他体验存在价值、享受价值实现的满足过程。在这里,我们终于找到他辞职从教的深层动机。

必须说明的是,按照体制内的现实逻辑,有官则有位,有位则有为,平台的巨大能量,决定了当官会让你有更多机会直接造福社会大众、实现个人抱负,而辞官改行对社会、对国家未见多么有利。因此,那种认为“辞官从教很高尚”的看法,不仅书生气,简直学生腔。只能说,一个伟大的时代,为人们实现个人价值提供了N种路径和越来越多的可能。

我们对官员辞职转行不点赞,也不说NO。张志勇先生的选择,本质上是他实现个人情怀与价值皈依的一种手段,其个体价值远大于社会意义,因此对于这种个人行为,网民不妨多些理性和理解,千万别习惯地往深处解读,没那么深刻。换句话说,官员辞职改行,是他个人的事,与你我关系不大。(作者 雨林)

    相关新闻
徽评:隔空猥亵儿童与实际接触有相同社会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