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大别山革命老区——发展日新月异 群众增收致富(奋进新征程 建功新时代·老区新貌)

来源: 人民网-人民日报 2022-05-17 08:41:57    责编: 徐文娟

《人民日报》( 2022年05月17日 第 06 版)

大别山间,新雨过后,薄雾轻笼。位于河南省信阳市新县城区的英雄山上,“红旗飘飘”主题雕塑巍然屹立。远处,油茶、苍术、杜仲……一片片、一道道,鲜翠欲滴。

革命战争年代,大别山是一座英雄的山:百万英雄儿女投身革命,仅在册烈士就有13万多人;孕育鄂豫皖革命根据地,诞生多支红军主力队伍。

2019年9月1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新县考察时说,我们绝不能忘记革命先烈,绝不能忘记老区人民,要把革命老区建设得更好,让老区人民过上更好生活。

牢记嘱托,砥砺前行。大别山区湖北、河南、安徽三省各地市,以巩固脱贫攻坚成果为基础,以加快产业振兴为重点,以绿色发展为牵引,正走出一条新时代革命老区高质量发展的路子。

巩固脱贫成果

完善基础设施

安徽省六安市金寨县花石乡大湾村,74岁的脱贫户汪能保在农家院里喝着茶:“去年检查出白内障,多亏县里有惠民政策,前阵子做过手术,眼睛又亮了起来。”

几年前,汪能保罹患胃癌,老伴慢性病缠身,一家人生活困难。得益于安徽省健康脱贫大病和慢性病两项兜底政策,他做手术花了12万元,自己只掏了不到1万元,老伴药费报销80%以上。

治疾病,卸下“经济包袱”,同时汪能保在驻村工作队和村两委帮扶下,种红薯、挖竹笋、卖特产,老伴当上公益保洁员,全家去年收入近4万元。

沿山道,跳溪涧,记者来到位于河南省信阳市商城县的金刚台主峰。高耸的绝壁上数十个山洞,见证了1934年11月红二十五军战略转移后,留守游击队和妇女排与敌斗争的故事。时光流转,当年条件艰苦的红军洞群,如今成为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

金刚台山脚下,里罗城村静谧优美,村民陈先福开了农家乐。以前道路不通,山货难卖。2013年,公路修好,公交通车,游客到来,一年能赚20多万元。如今,里罗城村还建起停车场、健身广场、综合文化服务中心,自然生态、田园风光与红色文化融为一体。

既要守住不返贫的底线,又要让老区人民的日子“节节高”。近年来,鄂豫皖三省不断强化农村基础设施保障能力,提升公共服务质量水平,夯实群众致富根基。“村村通公路,户户有收入,人人有笑脸”的愿景,正在大别山革命老区变为现实。

发展特色农业

承接产业转移

大别山革命老区地处我国中部腹地,山高林密,自然资源丰富。近年来,老区周边各地市依托资源优势,做优特色农业、发展特色产业,加快形成“一县一业、一乡一特、一村一品”的产业格局。

在信阳市光山县,诚信实业开发有限公司的3500多亩油茶长势旺盛。总经理陈勇介绍,公司整合周边油茶资源,正在建设标准化万亩高产油茶基地。“加工油茶,1斤鲜果产2.5两油茶籽。废料加工成有机肥和饲料,既延长产业链,又保护环境。”

光山县以“企业+基地+农户”的模式发展特色产业,带动近30万农民增收致富,其中油茶种植面积达27.1万亩,建成2家茶油加工厂,开发化妆品等高附加值产品。

大别山位于中原经济区、皖江城市带和武汉城市圈交汇带,是承东启西、贯通南北的战略要地。近年来,鄂豫皖三省充分发挥交通区位优势,加强革命老区与中心城市、城市群合作,支持大别山革命老区对接长江经济带发展、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战略,加快承接产业转移,推动一批新兴产业加速崛起。

从湖北省武汉市出发,驱车1小时,过黄冈长江大桥。道路两侧,是作为黄冈市承接武汉市产业转移“桥头堡”的黄冈产业园。

安一辰光电科技有限公司的无尘车间内,工人们正在机器前忙碌。公司创始人韩东原本在武汉市创业。2017年,他看中黄冈产业园的政策优势,先后投资建成20多条激光器、探测器、红外温度传感器生产线,去年产值达6000万元。

湖北省加快推进武汉城市圈同城化发展,老区黄冈、孝感等地大力引进配套企业,积极融入武汉城市圈。黄冈市发改委总经济师石志红说,黄冈承接武汉“光芯屏端网”、大健康等产业外溢,2021年招引亿元以上武汉市产业项目53个。如今,黄冈产业园26家投产企业中,已有过半数与武汉市实现同城化发展。

河南省抢抓东部沿海产业向中西部转移机遇,今年3月在信阳市设立豫东南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打造对接长三角和大湾区的“桥头堡”。《安徽大别山革命老区“十四五”振兴发展规划》发布,积极承接沪苏浙、合肥都市圈等地区新兴产业布局和转移。新兴产业加速聚集,大别山革命老区发展日新月异。

筑牢绿色屏障

实现生态价值

“浊度8.23,溶解氧10.17,温度20.7……”武汉市新洲区道观河水库水质自动监测站里,监测员徐正洲在仪表前查看数据,“机器每4小时检测一次水质,结果第一时间上传到生态环保部门。”监测站外,道观河水库碧波荡漾,宛如一块巨大的翡翠。

道观河发源于大别山脉,流经黄冈市团风县、武汉市新洲区。下游水库是新洲区近半人口的饮用水源地。2019年以来,新洲区与团风县签署协议约定生态补偿,还建立了流域联席会商、联合执法、污染共治等机制。

今年1月,道观河风景区发布2021年度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结果:6.776亿元。这是武汉城市圈首个街镇级GEP,为道观河流域横向生态补偿的实施奠定了基础。“生态补偿的资金,主要用于拆除道观河水库沿线的养殖场、石材加工厂,建设生态公园和污水处理设施。”黄冈市生态环境局团风县分局总工程师胡正说。

大别山是长江中下游地区重要的水源涵养地,也是中部地区生态屏障。鄂豫皖三省不断加强大别山区域自然保护地建设,加快推动长江、黄河、淮河流域环境治理,积极践行绿色发展方式,促进生态产品价值实现。

近处花团锦簇,远处山林葱郁。在安徽省安庆市岳西县石关乡东冲村,55岁的胡汪存建起苗木基地。去年下半年,他想扩大苗圃规模,但买树苗、除杂草、施肥料,样样都要花钱。胡汪存守着1700多亩公益林犯难之际,县里传来“公益林补偿收益权”质押贷款的消息。他喜出望外、递上申请。很快,银行实地考察了林场管护情况,林业局出示了公益林补偿收益权证明。

三方签订资金监管协议,胡汪存于2021年11月拿到安庆市首笔“生态贷”15万元,“我用这笔钱买了几千株金钱松和映山红,现在长势喜人。”

眼下,岳西县正探索建设“两山银行”。全县拥有省级以上公益林138万余亩,2021年度公益林补助资金约1905万元,可质押贷款额2.8亿元左右。

山水林田皆是资本,绿色宝藏亦是“钱库”。大别山革命老区以生态保护为基础,大力推进生态产业化和产业生态化,让绿水青山转化为人民幸福生活的“金山银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