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安徽新闻网 > 今日头条
上海南京路:曾有颗小小的火种
来源: 中国青年报 2021-01-22 15:12:30 责编: 李桑

上海的南京路繁华现代,游客们的笑谈声、游览车滴滴答答的音乐声中,一块小小的“五卅惨案纪念”不锈钢碑临街竖立。在高低错落、五彩缤纷的商厦前,这个并不显眼的所在,正是96年前一个小小的斗争火种点燃的地方。

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后,上海工人为反对外国资本家举行罢工,引发了全国范围内大革命的熊熊烈火。由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的五卅运动有力打击了帝国主义势力,大大提高了中国人民的觉悟,揭开了国民大革命高潮的序幕。

五卅运动的导火索是顾正红惨案。1925年5月15日,上海内外棉七厂的日本资本家枪杀了带领工人冲进工厂要求复工的工人、共产党员顾正红。5月28日,中共中央和上海党组织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发动学生和工人在30日到租界内举行大规模反帝示威活动。

5月30日,上海工人和学生在这里举行援助纱厂工人的街头宣传和示威游行,租界的英国巡捕在南京路上突然向密集的群众射击,打死学生、工人等13人,伤者不计其数。这13名五卅烈士平均年龄22.4岁,最小的年仅15岁。之后几天,在上海和其他地方又连续发生英、日等国军警枪杀中国民众的事件。

五卅惨案激起了全上海以至全中国人民的极大愤怒,国内多地形成了工人罢工、学生罢课、商人罢市的局面。为加强对运动的领导,中共中央决定成立专门机构。6月1日,成立了由李立三任委员长的上海总工会,同时成立具有联合战线性质的上海工商学联合委员会,作为运动的公开指导机关。

6月11日,上海举行群众大会,到会的有20多万人。全国各地约有1700万人直接参加了运动。从通商都市到偏僻乡镇,反对帝国主义的民族运动浪潮,以不可遏止的浩大声势迅速席卷全国。

上海市黄浦区党史研究室的马亦男非常熟悉这片区域,不仅是现在的商业布局,90多年前的历史地图也在研究中刻在了她的脑子里。这位年轻人带领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走访革命遗迹时介绍,1925年的南京路已经是上海最繁华的商业中心,被后人称为上海“四大百货公司”中的先施、永安公司已经建成。参与运动的人群中,就有永安百货公司的职工。

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整个上海开始“更新”,南京路上很多老建筑被拆除、重建,或者“腾笼换鸟”——即保留外立面,内部按现代化需求改建,其中也包括四大百货公司。随着南京路越来越时髦、洋气,南京路步行街成为上海乃至全国旅游的地标。去年,这条商业街进行了东拓,不少国内外大牌、潮牌争相来开旗舰店,唯恐错失商机。

在南京路步行街南面的湖北路、汉口路交叉口,马亦男指出了五卅运动原指挥部的位置。她说,当时从这里能看到南京路上的整体情况。现在的路口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南京路步行街西面的人民广场下沉广场内,建有五卅运动纪念碑和纪念雕塑。高大的主体雕塑“五卅魂”由不锈钢打造,形态从“五卅”二字变化而来,刚劲有力,如鲲鹏展翅、烈焰燃烧。弧形的碑体上有陈云题写的碑名;背面是陆定一题写的碑文,两侧各有一组展现五卅斗争历史的青铜浮雕。碑前有一座青铜圆雕,一个工友神情悲愤地怀抱着另一位中弹倒下的战友,传递着中国工人阶级前仆后继、英勇斗争的革命精神,使观者热血沸腾。

当时,五卅运动不仅推动了全国的反帝热情,也获得了国际革命组织、海外华侨和各国人民的广泛同情和支援。

共产国际执委会、红色工会国际执行局、青年共产国际执委会于当年6月7日联合发出《告工人、农民和全世界劳动人民书》。苏联、英国、德国、法国等国的共产党以及劳动群众团体,纷纷以发表宣言、集会示威、刊登报道等形式援助中国人民的反帝爱国运动。在亚洲、欧洲、美洲的华人华侨、留学生义愤填膺,举行集会和演讲会、散发传单,广泛宣传五卅惨案的真相,并捐款支援国内的罢工斗争。

五卅运动中,中国共产党组织得到了快速发展。1925年1月,党的四大就强调“组织问题为吾党生存和发展之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决定设立能指导地方党组织的中央组织部。随着大革命的高潮到来,这一年党员人数从年初的不足1000人,增长到年底达1万人;云南、广西、安徽、福建等原来没有党组织的地方建立了党组织。

为纪念五卅先烈,上海各界人士在原闸北宝兴路方家木桥北首(今广中路668号)筹建烈士公墓。1928年5月30日,上海各界群众举行了隆重的烈士墓落成典礼,全城降半旗致哀,南京路等主要马路和戏院停止娱乐活动。

不幸的是,烈士墓在抗日战争时遭毁。1985年5月30日,在纪念五卅运动60周年之际,中共上海市委、市政府、市总工会在市中心人民公园东北部举行奠基仪式,并将该场地命名为五卅广场。建碑工作历时5年,于1990年5月30日终告落成。那一年,上海地铁1号线正在建设中;浦东开始开发,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

马亦男告诉记者,上海的红色革命遗迹众多,仅黄浦区内就有100多处,如党的一大、二大会址,团中央机关旧址,中共中央政治局机关旧址等。相较那些有室内场馆的纪念地点,五卅惨案、五卅运动纪念碑受到的关注并不多。

参加工作10年来,马亦男工作、逛街时经过这一带,经常特意去看看这两个纪念碑,次数已多得数不清了。她说,过去由于五卅运动纪念碑旁环境潮湿、长有青苔,又因为游客众多,有时会堆起一些垃圾。两三年前,区党史研究室给市容部门提建议后,纪念碑得到清理,旁边还多了一块提示牌;五卅惨案纪念碑周围也重新布置了绿化。

马亦男觉得,革命纪念地必须保持整洁。她说,对今天的年轻人而言,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取得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很多工作生活在南京路周边的人,也不了解这场轰轰烈烈的运动。

“但我们的新生活不是凭空建立起来的。”她说,“这些散落在城市各个角落的历史革命遗存就是最好的活教材,可以引领年轻人了解历史,让他们知道,是当年的那些年轻人用鲜血和热情,为我们换来了今天的美好生活。”

——————————

本版文章参考书目

《中国共产党的九十年》,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著,中共党史出版社,2016.06

《回望五卅:纪念上海市总工会成立90周年》,《主人》编辑部主编,上海三联书店,2015.10

《八一记忆——文物背后的故事》,江西人民出版社,2015年3月

《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叶挺》,吉林出版集团,2011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魏其濛 

    相关新闻
“他是一名优秀的全国人大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