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磨子潭往事

来源: 安徽新闻网-安徽日报 2021-08-06 15:09:02    责编: 徐文娟

磨子潭位于大别山腹地的霍山南部,景色优美,解放后设乡建镇,大别山主峰白马尖和著名的磨子潭水库都在该镇境内。我们前往磨子潭是在夏季的一天。一路上,蓝天白云,满眼的竹海密林,一望无际。到达磨子潭水库后,站在高处远眺,湖光山色,交相辉映。薄雾正在散去,湖面上波光粼粼,水平如镜,让人好不心旷神怡。陪同我们一起前来的朋友说,如今的磨子潭与以往大不相同,因为修建水库,不少地方已被淹没。在修水库前,这里地势险要,淠河水流湍急。

历史上磨子潭曾发生过一次恶战,那是1946年,国民党先后调集30多万大军向中原解放区发起进攻,大片根据地先后被敌占领,中原解放军5万余人被迫退守纵横不足百里的狭小山区,陷入包围之中。生死存亡之际,中共中央指示立即突围,不要有任何顾虑,“生存第一,胜利第一”。很快中原局制定了突围计划,主力向西突进,越过平汉线,跳出敌人的包围圈。为了确保突围成功,中原局决定以一部担任掩护。

这个任务落到了“皮旅”的头上。

“皮旅”即中原军区一纵一旅。该旅前身是豫西抗日游击支队,支队司令为皮定均,后该支队编入中原军区,皮定均改任旅长。由于能征善战,该部早在豫西时就有“皮部”的美称,中原突围后,一纵一旅声名大振,“皮旅”的称呼也不胫而走。

皮定均是出身于大别山的老红军。他是安徽省金寨县槐树湾人,15岁加入了红军。参军后,血雨腥风,身经百战,但他最出名的一战还要属中原突围。这一战,他率领全旅以大无畏的牺牲精神掩护中原军区主力跳出敌人包围圈,完成了一个几乎无法完成的任务。正因为如此,1955年授勋时,毛主席特别批示,将他由少将晋升为中将,以奖励他在中原突围时立下的大功。

1946年6月24日傍晚,皮定均和政委徐子荣,接到上级急电,令他们限时赶到纵队司令部。“像这样的急电平常是少有的。”皮定均后来回忆说。到达之后才知道,军区主力定于当晚转移。司令员王树声指示,“皮旅”的任务是不惜任何代价,拖住敌人,迷惑敌人,从而确保主力顺利突围。

这个任务相当艰巨,甚至意味着全旅牺牲。当晚,行动开始了。中原军区主力秘密向西突围,而“皮旅”则大张旗鼓向东开进,造成我军主力东移的态势。为了迷惑敌人,“皮旅”白天向东开,晚上再悄悄回到原地。如此这番,连续两日,敌人果然产生了错觉,认为我军主力正在向东转移,于是调集重兵向东布防。6月26日,敌人完成调动,发起攻击,“皮旅”在长达20多里的防线上,节节抗击,迟滞敌人的进攻,成功牵制和吸引了敌军5个旅的兵力,顺利完成了掩护任务。

6月28日清晨,雨过天晴,“皮旅”出其不意地从刘家冲钻了出来,越过潢(川)麻(城)公路,经过三次突围转向,一路苦战,飞兵进入大别山区。

7月10日,部队进抵磨子潭。这是大别山东陲门户,也是“皮旅”突围后遇到的最后一道屏障。突破这道屏障,就意味着半个月的苦战迎来最后的胜利曙光。

然而,此时,一场恶战正在等待着他们。

当时紧跟在“皮旅”身后的是敌安徽省第四纵队。为了摆脱追击,“皮旅”飞速前进,抵达磨子潭镇街,获知敌48军也在紧急赶往这里。这是桂系部队,善于山地作战。得知情报后,旅部当即决定抢在敌人到达之前渡过淠河。磨子潭山高水深,是夜电闪雷鸣,大雨倾盆,河水暴涨,奔腾咆哮,其声震耳欲聋。由于连续作战,部队疲惫不堪,加上部队战士中会水的不多,皮定均下令架设浮桥,可由于河水太急,加上缺乏器材,浮桥刚架起便被冲垮,数十名战士被激流冲走。一次次努力均告失败。时间刻不容缓!皮定均和旅部领导彻夜不眠。通过走访群众,找到一处水流较缓的河面,决定从这里涉水渡河。“皮旅”老兵回忆说,当时水齐脖子深,部队便组织一些大个子在前面,手牵手,小个子就在中间,构成人墙,伤病员则乘坐木排,不顾一切开始强渡。

不久,敌人的先头部队赶到了,猛烈的炮火铺天盖地倾泻而下,子弹呼啸,火光四射。“皮旅”先头部队冒着敌人的炮火向对岸轮番冲击。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抢渡成功。随后第一、三团也分别跟进,但担任后卫的第二团却失去联系。皮定均和政委守在河滩上十分着急,说什么也不肯走。他们派人去找,直到第二团的领导出现后,才松了一口气。可是,这时敌人的增兵已经赶到。他们占据有利地形,居高临下,造成第二团很大伤亡。皮定均下令从第一团和第三团各抽调两个营的兵力组成敢死队,经过反复争夺,天亮时分终于夺下制高点,掩护二团渡过淠河。

就这样,“皮旅”转战20多天,跋涉千余里,顺利完成了任务。此时,全旅还有5000余人,而且建制完整,战士们都情不自禁,流泪高喊胜利。当时的《新华日报》《解放日报》等对此进行了报道。据“皮旅”老战士李金玉回忆,后来周总理见到皮定均,高兴地说你带的这个旅真行,可当一个方面军使用了。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参加磨子潭突围的最小“战士”是刚刚出生不久的青碧涛。她是“皮旅”第三团参谋长青雄虎的女儿,小名突突。

突突的母亲何济华是“皮旅”23名女兵中的一员。中原突围时,她已身怀六甲,挺着大肚子跟着部队跑,由于颠得厉害,便找一块布把肚子死劲勒住。部队翻过青峰岭——这里离磨子潭只有10来里路——她要生了。团里的大姐和卫生员赶来在路边一个破草棚中为她接生,当时条件很差,连热水都没有。不过,好在顺产,母子平安——一个新生命降生了,她就是突突。

据突突的母亲回忆说,突突的名字是皮定均给起的。他抱着刚刚出生的青碧涛,亲了亲说,她是在战火中诞生的革命下一代啊!就叫突突吧,象征我们突围一定能够胜利!

如今,突突,即青碧涛已经73岁了。她在接受采访时说,妈妈生下她,当时用单子一裹,又继续赶路。由于刚生孩子,身体虚弱,跑了一阵就支撑不住了,“团参谋罗耀星叔叔一只手抱着我,一只手拽着我妈妈,不许我妈妈停下来,强迫着她一定要走,说你这个时候停下来肯定是死。我妈妈便咬着牙继续走。”

后来,前边打响了。她父亲和罗参谋都上前边打仗了。再后来,在渡过磨子潭时,母亲的通讯员不幸连人带马被水冲走。父亲便把自己的警卫员熊锦玉派去照顾她们母女。和熊锦玉一起照顾她们的还有一个姓张的马夫。一路上,熊锦玉抱着突突,由于裹着单子不透气,他怕把孩子捂死了,便跑一段把单子打开一点,看看有没有气,有气再包上,继续跑。就这样,边跑边看。敌人的子弹打得漫天飞,有一颗竟打穿了突突的包裹。“但就那么巧,”青碧涛庆幸道,“居然没有打到我,也没打到熊叔叔,后来我们终于冲出了包围圈。”

许多年来,青碧涛一直有一个心愿,就是想找到当年抱着她突围的熊叔叔。我曾打电话采访青碧涛,询问她寻找熊锦玉的过程。她说,由于父亲去世早,她们与熊叔叔断了联系。为了达成这个心愿,她曾求助于中央台《等着我》节目,但却没有结果。后来,她妈妈去世后,她在整理家里信件时发现了熊叔叔的信,地址是郑州某干休所。她高兴极了,连忙打电话,通过河南省军区辗转寻找,终于找到了。

2018年12月的一天,她赶往郑州干休所,见到了当年的熊叔叔。两人都十分激动。解放后,突突的父亲青雄虎调往福州军区某师任师长,熊锦玉则去了西藏军区,离休后住在郑州。谈起往事,熊锦玉老人对磨子潭之战依然印象深刻。他说那是一条比较大的河,水至少都是齐腰深,而且天黑雨大,还有敌人阻击,真是太难了!他还说到中原突围几千里,让他最难忘的就是脚——进入大别山,到处都是高山密林,脚全磨烂了。准备的草鞋没几天就完了,没办法有的战士就用衣服把脚缠一缠接着走,脚底下全是血。好好的马(他称之为“无言的战友”)走着走着就倒了,因为马掌都磨掉了。尽管如此,每个人都咬紧牙关绝不掉队。“信念啊!”老人感叹道,“我们靠的就是这个。”在说这句话时,老人面带微笑,语气平静,但话语中却充满了坚定和自豪。(季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