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安徽新闻网 > 文化
中国原创动画入围艾美奖 洛宝贝:走向世界的中国娃
来源: 北京日报 2018-11-08 16:20:56 责编: 徐文娟



《洛宝贝》的创作团队。



不久前,2018国际艾美奖提名公布,中国原创系列动画片《洛宝贝》与其他13个国家的28个作品一起,入围国际艾美奖儿童奖学龄前板块。

由美国电视艺术与科学学院创立的艾美奖,是美国电视广播领域的最高奖项,在美剧粉丝们心中地位神圣。而国际艾美奖是艾美奖的一个组成部分,为美国之外优秀电视作品和电视人设立,分为电视剧、纪录片、艺术纪录片、流行艺术、艺术演出、儿童和青少年节目六大类别。

那么,这个已经走向了世界的“洛宝贝”究竟是何许人也?

“《洛宝贝》这部动画片,以3-6岁的学龄前儿童为主要受众,之所以叫‘洛宝贝’,是我们将主角设定为中国人文初祖伏羲氏小女儿洛神的后人。据传伏羲创造了文字、结绳为网教会人们渔猎……这都是大爱的行为,洛宝贝就传承了这样的DNA。”《洛宝贝》动画片原作者、总制片人田佳如是说。这位毕业于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经济管理专业的北京姑娘仪表清秀,神态却略显疲惫:“这部动画片,我们整整磨了十年……”

1.开头难

“但人家确有人家的道理:‘田总,我不能像你一样不问回报,只往前冲,动漫真的太难太苦了!我还要娶媳妇、生小孩。游戏那边有人挖我,五倍工资……’ ”

《2017中国在线动漫市场白皮书》显示:2017年,我国动漫行业总产值已达到1500亿元,其受众主力军被业界称为“9000岁”,即90后、00后,共占93.55%;最应该观看动画片的10后宝宝们却没有席位。

就这个问题,采访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教师、《中国动画年鉴》副主编刘幼春,她说:“主要是做少儿动漫的获利空间有限,不光是播出,后期的衍生产品也会遇到同样问题。现在中国原创动漫的主流趋势是,用网络文学作品直接改编。”

这样的大趋势下,出品《洛宝贝》的大业传媒集团作为一个股份制民企,却为何要花费10年的精力、财力打造一部儿童动画片?漫长的10年时间,制作经费从哪里来?数十人的团队靠什么维持生计?

谈起这些,作为大业传媒漫奇妙动漫制作有限公司总经理的田佳有太多的话要说。她,1979年出生,2004年研究生毕业后即入职大业传媒。第二年公司预备将发行了五年的《奇趣宝典》(一档滑稽录像节目)改编成动漫版,田佳被任命为临时项目组组长,从此与动漫结下不解之缘。

“半年时间,我拜访了全国近300家动漫工作室、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因为说话太多,有将近20天的时间几乎失声。动漫行业的人大多不善表达,但他们尽所能帮助我,告诉我国内动画画得好的人都在哪儿,哪个学院教出来的学生擅长什么……这样的真诚和友善深深打动着我,尽管知道这个行业很难,看不清未来,却还是爱上了它。”

2008年,《奇趣宝典》正式改版为动画系列片,一年365集,每集20分钟,洛宝贝是其中的一个人物。

2012年,大业传媒集团决定斥资制作以洛宝贝为主角的少儿系列动画片《洛宝贝》,而这个片子要符合国际标准,为此,他们聘请从好莱坞回国的导演做了三年,结果无疾而终。又请来美国获得过最高编剧奖项的编剧,合作一年多,做出来的东西和美国现有的动画片几乎雷同……

“他们根本就不喜欢洛宝贝,他们想做的是另外的东西!就说形象设计这事,前后无数稿,最后定下现在这个,还有很多导演想改。有的甚至说‘这小孩长得没特点,应该哪有点缺陷才够吸引人’。但我们觉得,洛宝贝必须是美的,就像现在的她,圆润、朴实,谁看见都喜欢……”田佳抚摸着一个印有洛宝贝卡通形象的真丝靠枕,像是注视自己的女儿。

耗费了大量资金、数年光阴、请来若干大腕,片子还是出不来,质疑之声是免不掉的。

“最难的时候哭过吗?”我问。

“哭过。我不怕事情难,最伤心的就是一起打拼的人付出了那么多,还是中途选择离开,尤其是那些在当初公司没有人、没有创作方向的时候就加入进来的老员工。但人家确有人家的道理:‘田总,我不能像你一样不问回报,只往前冲,动漫真的太难太苦了!我还要娶媳妇、生小孩。游戏那边有人挖我,五倍工资……’”田佳叹了一口气,继续道:“不过,上天真的还是很眷顾我们,公司里一直有那么一批人,干工作从不问为什么,不问对错,也不问回报,就那么默默地付出!”

“这支创作团队的主力好像尽是些70后、80后的女将,我接触过那几位好像还都是北京大妞?”我笑问她。田佳愣一愣神:“还真是!您要不说我都没在意!她们确实特别棒:勤恳、大气、有才干,却从不计较回报。对了!还有,《洛宝贝》的监制简宁慧大姐也是一位‘特北京’的女将……”

2016年,大业漫奇妙在艰苦的创作道路上终于得遇他们的真命天子——英国威尔士布猫动画公司。动漫编剧大师戴英翰(Dave Ingham),同意做《洛宝贝》的总策划编剧——要知道,老戴手里可选的项目可是数不胜数。

好运接踵而至:2017年2月,《洛宝贝》刚做完的一个1分钟小片,在一年一度的迈阿密全球儿童电视节目峰会上吸引来众多买家;5个月后,漫奇妙将《洛宝贝》国际发行权授予9story。随后该片在国内卡酷首播,紧接着便全网开花,地铁、公交、航空媒体等也陆续播放,点击量很快超过2亿。

2018年大年初一,澳洲ABC电视台开播《洛宝贝》;5月7日,英国5频道播出;随后,瑞典、西班牙、葡萄牙也都与漫奇妙签署了购买协议……很多中国乃至外国孩子,认识了洛宝贝。

2.国际标准

“国际上对儿童动漫有很严格的准入标准,比如不含有令人不适的语言,画面切换不能太快,故事情节不能太复杂。”

在大业传媒的会客室,我见到了该片总导演童礼军。童导面貌清癯,目光清澈,人到中年而毫无“油腻”之相,故同事皆呼之小童。

“听说您是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钱运达老先生的弟子?钱老可是我们儿童时代的偶像,《草原英雄小姐妹》《张飞审瓜》《女娲补天》……都是我们的儿时记忆。”

“我们的师生缘始自1994年,当时上海美影厂很萧条,老厂长方润南为挽救局面,从河南特招了一个30人的学员班,条件是毕业后即留上海美影厂正式入编。即便如此,参观过美影厂后,那30人里只有3个愿意留下学习。”

回忆往事,小童依旧感慨。那一年,他18岁,户口刚随当知青的母亲迁回上海,怀揣着一颗对动漫无比热爱的心,他插入那个只有3人的学员班,做了钱运达先生的学生。

1996年,小童离开上海美影厂,随朋友来到北京,在一家公司做加工片。“尽管做加工、做游戏更能挣钱,但我还是想做原创,可当时原创的环境真的很黑暗,不少公司把家底都赔掉了。”小童回忆道。蹉跎十载,命运终于有了转机,2006年,他进入大业传媒集团。

“此前国内的动漫市场,尽是些搞笑、打斗之类的东西,给孩子看的几乎没有;有些说是给孩子看的,其实根本不符合国际上对少儿动漫的选择标准,无法推向国际市场。而《洛宝贝》是可以让家长们放心的动画片。”小童如是介绍他的作品。

“洛宝贝既然是中国的原创作品,为何又聘请英国的编剧?”

“故事创作的流程是这样:首先由我们公司内部讨论,通过聊身边同事、朋友们孩子的事,议定每一集大致的内容梗概;然后交给英国的编剧。有些特殊内容,前期还要听取一些儿童教育、心理方面专家的意见。比如有一集,我们想探讨如何让孩子们了解死亡这件事,这就必须请从事学龄前儿童心理研究的专家介入,最后将情节设定为洛宝贝好朋友天明的仓鼠死了……

国际上对儿童动漫有很严格的准入标准,比如不含有令人不适的语言,画面切换不能太快,故事情节不能太复杂。像洛宝贝,她的爱心就是对自己生活的环境和周边人、事、物的爱。这种爱,是一个小女孩内心天然的力量,看到的都是美好,遇到不开心的事情和成长过程中的问题,也会因为这种力量,找到解决的办法。”

“洛宝贝的声音听起来特别萌,感觉不像演员配的音?”我问。

“没错,是一个小孩子配的。因为成本问题,现在国内动画片一般都是找大人给孩子配音,因为录音棚是按小时收费的,演员一个半天配五六集没有问题,但小孩就只能配一两集。片子拿到幼儿园试播,洛宝贝一说话,立即就吸引住所有孩子。那一瞬间,我明白了为什么国外和当年上海美影厂的儿童片都要求必须是小孩配小孩!”

3.生意经

“苏绣是手工品,每幅作品的工时大概需要30天到40天,无法批量生产。而此时,距离我跟客户定好的交单日期,只有3个月时间了。”

活在当下的艺术,自己再“美貌如花”,也还是需要有人“挣钱养家”。大业漫奇妙的另一位才子、营销总经理纪翔中,就是那位“养家人”。

小纪属虎,1986年生人,看上去像一位阳光、温暖的大男孩。原籍福建的他,天生是把做生意好手,据说上大学时卖棉被都赚了不少钱。进入漫奇妙后,从动漫衍生产品的开发、制作、营销,到办电商、做授权……动漫全产业链的营销业务,他整个儿做了一遍。八年历练,使他成长为这一领域的营销专家。

“小纪,生意怎么做,请你给上上课啊?”

“好吧!”聪明的小纪知道我要问他什么:“按照国际惯例,少儿动画片播出、授权、衍生品经营的收入比例,应该是1:3:6。但国内现在还不行,我们播片基本不挣钱,有的还要给人家钱。”

“啊?那你这买卖不是做亏了么?”

“我们会做衍生产品,还有授权营销,那些都能挣钱。”他给我讲起了开发“苏绣洛宝贝”的故事。

“按照弘扬传统文化的理念,我们决定开发苏绣作为《洛宝贝》的高档衍生产品。可我们兴致勃勃赶到苏州住了一个多月,在小镇上天天找绣娘搭讪,竟然没有一人对我说可以!传统苏绣作品是以山水及静态花卉为主的,卡通人物?人家说没绣过。

“还有一些很专业的细节,比如传统蚕丝线每根由两‘绒’组成,每一绒可以分成8‘丝’,每丝又分6至10个‘毛’,一根线最多可分作约128毛!一般精品绣最细用到一丝,少数极品到两三毛甚至一毛。当人家问我的产品要求精细到什么程度,我顿时傻眼了。

“好在绣娘们都非常淳朴,带着我做了很多尝试。样品出来后效果不错,限量发行的1000套作品,也都很快被市场订购。可接下来更大的麻烦降临:苏绣是手工品,每幅作品的工时大概需要30天到40天,无法批量生产。何况动漫人物工艺较难,绣娘的年龄太大太小都不行,需要在32-45岁之间。而此时,距离我跟客户定好的交单日期,只有3个月时间了。没办法,我们只能紧急行动在全镇大规模寻找绣娘!”

说到这里,小纪笑了:“那年夏天,您如果去苏州的镇湖,就可以看见一个很大的场地,聚集着数百位吴侬软语的绣娘,相互交流着,都在绣着洛宝贝……”

4.“生命管理部”

想起方才路过一个叫做“生命管理部”的地方,负责人告诉我,那部门有3名工作人员,专门负责与各大医院对接,帮助职工及家属联系看病事宜。

“在那艰难、寂寞的10年,你为什么能做到‘不问回报,只往前冲’呢?”我问田佳。

她没有回答提问,而是给我讲了十几年前的一段往事——

“2005年10月的一天晚上,我父亲突然晕倒,当时,哥哥在外地工作。宣武医院的急诊,爸爸坐在诊室外长廊的坐椅上,我还记得是个很年轻的男医生值班,他把我叫进了诊室,我看见爸爸刚拍的脑核磁片放在灯板上。医生说现在不好确诊,但从形状和经验判断,应该是恶性的。如不手术,一星期后可能就会有生命危险!

“尽管那次手术成功,但爸爸患的是母性恶性脑胶质瘤三级,根本不可能完全切除干净,转年的12月,他还是离开了我们。我们为爸爸举行告别仪式时,我意外地看到了大业的十几个同事!爸爸生病的一年来,集团里很多领导、同事,几乎每次看到我都会询问他的病情,问有没有需要帮助的事。

“尽管如此,我还是没想到,我,一个刚刚入职两年多的临时项目组小组长,竟劳动他们来到这样的地方为我爸爸送行!那一刻,我的内心告诉自己:大业,是一个我可以把命交出的地方!”

想起方才路过一个叫做“生命管理部”的地方,负责人告诉我,那部门有3名工作人员,专门负责与各大医院对接,帮助职工及家属联系看病事宜。这可真是贴心啊!

一个炎热的正午,我见到了大业传媒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苏忠。资料显示:他出生于1957年,福建人;下乡插队2年;当兵14年;做记者5年;1997年开始创建大业传媒……

“在当今的动漫环境下,大业为什么花费十年时间打造一个儿童卡通形象?你们只是一个民企。莫非,您对未来的国产少儿动漫有非常良好的预期?”我问。

“动漫在国际上是一个大产业,而这个产业的核心是内容。我们的战略就是要做好内容,这肯定是要付出时间的。现在国内很多搞文化、艺术的企业,只顾迎合资本的需要,不认真做内容。而我不希望因为时下短暂的流行影响我们的初心。”

“大业的下一步会怎样?”我问。

“目前,世界上67%的动画片都是以幼儿为主要受众的,而国内这一块基本上还是空白。每一个宝宝来到人世,他们最初的语言、动作都是从模仿开始,面对动画片,孩子们是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地喜欢。人在幼年时,如果接触到不符合他们心理发育的东西,对一生都是损失。令人痛心的是,近年国内儿童因模仿某些不良动画片情节造成事故的事件时有发生。也正是鉴于此,我们将幼儿动漫升级成为集团的战略板块——未来产值最大的板块。目前,对《洛宝贝》后续内容的开发,已制定出5年-10年的计划;而《洛宝贝》第二季52集动画系列片的前期策划、编剧工作已经启动。预计未来,《洛宝贝》将在全球200多个国家,以23种语言陆续播出。”(京梅)


    相关新闻
来城隍庙听戏曲玩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