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安徽新闻网 > 文化
走马岭
来源: 安徽新闻网-安徽商报 2019-08-13 10:51:39 责编: 徐文娟

■洪放,桐城人,现居合肥。中国作协会员。出版有长篇小说、散文集多部。

注定之地。一生中,总有一些地方,你无法回避。比如走马岭。桐城龙眠山中的一座低缓的山峰。山上树木寥寥,茶地正开出黄白的茶花。前年种下的灵芝,如今被收获后仍有遗漏。只是灵芝无水,枯寂如同老僧。沿茶棵间的小径往上,便是祖宗们的坟茔。走马岭,从此成为了血缘中的源头。

八年前,在栀子河边,整个家族的人,没有谁曾想到走马岭这个名字。那时,祖茔在村庄之东,桐花开放,青草葳蕤。清明时节,祖茔上纸灰飞作白蝴蝶,被一方塘水映照。我们已习惯于在那个地方,与祖宗们见面,聊聊村庄上的事情。但是,村庄消失了。祖茔也随之迁移。走马岭,忽然之间如同一道闪电,照亮了祖茔迁移之路。冥冥之中,走马岭被烙上祖先们的名字。松树,榆树,杉树,与桐花完全不同的风景,却一样亲切,安宁,沉静。我后来有一天问主持迁坟的父亲:如何就选了走马岭?

——祖宗们托梦的。父亲一句话,听似轻描淡写,却极隆重。

父亲老了。父亲主持完迁坟事宜后再也没去过走马岭。每年春天,我们上去,杜鹃花一年红似一年,祖茔渐渐回到了桐花中的模样。阳光澄澈,天地空旷。我们立在祖茔前,偌大的走马岭,缓慢展开古老的道路——每个人都试图进入血缘的源头,而最终,在巨大的沉寂面前,我们永远成为时间的失败者。相对于祖茔,时间已进入黄土,已成为它们的一部分。而相对于站在走马岭上的我,时间如同流云,我只是马蹄下的一缕轻风。

    相关新闻
《罪与罚》的经典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