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安徽新闻网 > 文化
■小食谭记
霜降的吃
来源: 安徽新闻网-安徽商报 2019-11-05 10:36:05 责编: 徐文娟

“气肃而霜降,阴始凝也。”霜降是秋季的最后一个节气,也是由秋入冬的标志。

古有“霜打菊花开”一说,渐次盛开的菊花沾染上早霜的洁白,于天地间赏菊饮酒不再是文人骚客的最爱,任谁都可以一睹这大自然对秋的馈赠。

此时若登高望远,还可见到漫天红叶,为这一片肃杀的节气增添了一抹亮色,让人不禁想到“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霜降前后,田间的收秋进入尾声。山东农谚有“处暑高粱,白露谷,霜降到了拔萝卜”,是说霜降后,早晚温差大,为避免萝卜品质受损,最好及时收获,因此萝卜也是秋季的家常必备菜之一。

清代文人管萝卜叫“辣玉”,实在是妙。萝卜味有甘辛,冰爽可口,且光泽似玉。白萝卜太寻常了。北京房山有种萝卜叫“心里美”,外青里红,据说曾是慈禧的心头好;着“一袭青衣”的沙窝萝卜,切开来是翡翠色,咬一口清脆微辣。

此时,陕西秦始皇陵所在的骊山脚下,矗立着一株十几米高的百年老树,枝头的柿子逐渐熟透,一颗颗橙红,照亮了深秋。

纸质的吸管插进通透红的柿子里,吸溜一口,将甜蜜的果肉嘬进嘴里,影片中眯着眼睛的张小敬,勾起了无数人对这只柿子的无限好奇心。而在福建泉州的老一辈人之间,流传着“霜降吃丁柿,不会流鼻涕”的说法。

霜降时节,栗子飘香,糖炒栗子成了秋日一道温暖的风景线。耳边是砂石拌着板栗的炒制声,一丝丝香甜钻进鼻尖,等醒过神来,一包热腾腾的栗子已抱在怀中。

“风陨栗房开紫玉”,若不是板栗资深爱好者,很难知道其实河北的迁西板栗是做糖炒栗子的上佳原料。因其皮薄、红褐色的外表,迁西板栗又有「紫玉」的美称。

捧着一盒刚刚出炉的花花栗子,走在寒风卷起萧萧落叶的街头,隔着纸袋,指尖感受到每一颗饱满“紫玉”的体温。鼻尖嗅到的,是这一年最后的桂香。

对于秋日的遐想,每一年都是如此这般,“栗栗”在目。(盒鲜姑

    相关新闻
秋凉好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