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安徽新闻网 > 文化
□珊瑚堂
寸帖金
来源: 安徽新闻网-安徽商报 2020-01-23 10:02:00 责编: 徐文娟

■王祥夫,著名作家,画家,曾获“鲁迅文学奖”

除夕晚上,鄙人多少年来的习惯是,一个人坐在那里静静读书。当然,一边读书一边还会喝喝茶,或吃些炒花生之类的东西,到了后半夜,也许还会再加一杯糖茶。传统的守岁,其实是要人珍惜一年之中最后的时光,只此一念,便要让人心生百念,这纷纷的百念是既美好而又多少有些伤感在里边。鄙乡人们珍惜时光喜欢说的一句话是,“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其实,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时光都在那里,并不会特别的为了谁跑到别处,或为了谁忽然停顿下来止步不前,而唯有在除夕夜细思这句话,才会字字千钧令人心惊。

我的朋友诗人雷平阳平时并不轻易开口唱歌,有时酒酣耳热,便会站起来唱这“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那一定是大家都已经喝了不少的酒,他也已经喝了许多,他会扬着头,不看任何人,不顾一切“呵呵呵呵”地唱起来,歌词原是极其简单,但重复唱每一段的后面,都要加上一句“唉,可怜人……”每每唱到此,总是令人内心起一番震动。我每次听他唱,眼里亦是有泪。人之可怜,原来并不在黄金白银有多少,而是在于光阴总是一刻不停地从每个人身边流走,把美人变做老妪,把英雄变做常人,把青春变做垂暮,把黄金变做烂铁!时光并不会因为你是英雄,它就会停顿下来,也不会因为你是穷人,它就会一下子跳开,时光是最最公平的,它总是急切地流走,比怒江的水还流得飞快,一旦流走,便从此再也不会回来做哪怕是短暂的访问。每每听平阳唱这首歌,满座的人心情想必都会百味杂陈。人说来也真是可怜,从生到死,仿佛不过只是一眨眼的事,回头看看,不觉已长大,不觉已老去,快乐的时光不觉已经“梧桐叶落已成秋”般地变成了遥远的回忆。一个人的快乐大致在童年少年和青年时期,一个人一生的快乐大致都在父母的身边,唯有在父母的身边,一切才是快乐的,啊,那些快乐的日子,那些白玉条条的快乐的日子,怎么会突然都不见了踪影。

早上起来,外面便有零零星星的鞭炮声,到了晚上便会发生了战事一样地大作起来,吃过早饭,便想找找小时候玩的东西,比如泥人,还有那种可以拓泥人的模子,找出来也只是看看,还有一盏小玻璃灯,还是父亲给买的,找这些东西,也只是为了想想当年的时光,时光既留不住,回忆还是会在一个人的心里生根。又找出一本老版本的惠特曼的《草叶集》,今天晚上笃定要读它。

说到除夕的守岁,还有一层爱惜不尽的意思在里边,也并不是只有时光易去的伤感。今年的水仙开得比往年好, 叶片才一指多高便纷纷抽出花蕾,除夕夜有它,其实也就足够,忽然又想到了日本作家川端康成的那篇随笔《花未眠》,其实人未眠花才未眠,人与花原是一样的好。

    相关新闻
年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