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安徽新闻网 > 文化
年香氤氲
来源: 安徽新闻网-安徽日报 2021-02-13 10:30:00 责编:

一点点聚拢来的,除了温馨的亲情,就是抹在新年脸上的脂香。氤氲的年香,仿若美人的香,“含辞未吐,气若幽兰”,衣袂飞处,清香涟涟。

腊八是年在轻叩门环。红豆、大枣、桂圆、枸杞、冰糖与饱满的米粒聚在一起,在鼎沸的铁锅中翻滚打闹,一阵阵果实的香气顶开锅盖,在厨房里东闯西撞,遇到窗缝,便闪身逃逸。不安分的粥香在庄户里闲逛,被立在枝头的鸟儿衔走,一庄子的人都能闻到这温润轻盈的年香。

青花瓷碗里,盛放着热气腾腾的腊八粥。五颜六色的粥里飘散出谷物的醇香,闻着这粥香,一抬首,便与新年隔河相望。

腊八一过,日子便有了别样芬芳。檐下竹竿上挑着的一串串腊肉,揉进了暖暖的日光,散发出日渐浓烈的香。取一块腊肉摁在案板上,切成薄片,撒些姜末蒜泥,佐以尖椒,浇上素油,蒸在饭头上,锅盖摁不住的喷香,早已欢快地蹦跳到门外,喊来鸡鸭和小黄狗,就连地里的铁锹和锄头也想早点打道回府。

腊月二十九是庄户人家最忙的时候。农家大多置有两个灶洞,大灶洞里,架着新劈的陈年老树根,火舌疯狂地舔着锅底,要将年糕的面孔蒸成肥白的模样。灶台上方,团团的水蒸气贴着屋顶,厚厚地往下压,意欲摁住从草锅圈里冒出的热气,但最终还是徒劳。那香气狡猾得很,死死地拽住水蒸气的衣襟不放,一起流到门外,与邻家的同伴亲热地说着闲话。小灶洞里,燃烧松枝的清香劈啪作响,锅里烀咸肉的香气更多的是飘上去,也有少许落下来,与松枝之香携手共舞。肉香勾出了孩子们肚里的馋虫,围着锅台转的小眼睛巴巴地盯着那被热气顶得嗷嗷叫的木锅盖,若锅盖的一角被掀起,小手便趁机抢一块塞到口中。

白案台前,白瓷盘里摆放着红脸的萝卜、赭色的荸荠、瘦长的韭黄、卷黑的木耳、青碧的辣椒、水汪汪的豆腐、碧绿的青菜……洋溢着淡淡的清香;红案台上,青色瓷盘里,新卤的牛肉、清炖的羊肉、条状的白斩鸡、葱花点缀的鲜鱼、浅黄的蛋卷……无不飘出油腻的浓香。满桌的菜肴就像出操的队伍,正静等着除夕年饭前鞭炮的炸响。

年三十的团圆,不分距离的远近,不管年岁的大小,即便跨越千山万水,也要跋山涉水归来,即便肩负重任身缠万事,也要推开卸下。这一天,各色菜肴之香就要聚齐,所有的亲人都要围坐在桌前,一边品菜吮香,一边唠着家常。浓浓的年香拂过来,在眉宇间丢一份欢喜。甜甜地亲一亲晚辈的脸颊,于岁月的飞逝中欣慰小树的茁壮;淡淡的年味飘过来,在笑眼中蓄一份祝福,悄悄地亲一亲长辈的鼻尖,对早生的华发说一声珍重。

年饭桌前,启开陈酿,闻到了人间最美的酒香。饮着佳酿,醉眼蒙眬,真乃“今夜剩把银缸照,犹恐相遇在梦中”。饮一杯米酒,牵挂尽在不言中。一汪澄澈的米酒斟满剔透晶莹的高脚杯,浓醇的香气夹着热乎乎的菜香扑入肺腑,一年来的酸甜苦辣都在举杯畅饮中缓缓消融。

沏一杯清茶,观片片茶叶浸润杯中,抿一口,清脾润心。一茶一世界,一壶一人生。软红十丈,流年似水,粗茶淡饭,足慰身心。人生如茶,浮,则闲看白云;沉,则俯身大地。拿得起,放得下,才是最简朴的人生。如茶之五味,酸甜苦辣咸,即使舌头尝苦,细嚼味犹在,抑或香已淡,细品意仍存。松开紧绷的心弦,年的香气里,氤氲着人生的深沉思考。

五颜六色的糖果看上去很是喜庆,剥开彩色糖纸,塞入口中,直到将薄如蝉翼的糯米纸舔到融化,糖果在口腔里翻腾跳跃,温润而绵长的甜味自舌尖向全身蔓延,甜甜地滋润着人们的心房。新年,就需要这份香甜,轰轰烈烈地闹腾在心间。

置身于年香之中,就请让你的衣襟多沾些谷物之香,让你的衣袖多沾些腊肉之香,让你的裤管多沾些柴火之香,让你的鞋底多沾些泥土之香,让你的鼻尖多沾些岁月之香,让你的肺腑多沾些亲情之香。因为,以后的日子还会刮风下雨、起霜飘雪,但纵有再多的坎坷和磨难,只要有年香萦绕心头,就定不会停下前行的脚步。(凌泽泉

    相关新闻
读书当有“牛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