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安徽新闻网 > 文化
邂逅新安江的晨雾
来源: 安徽日报 2021-02-13 07:11:58 责编:

入冬,新安江的江水平和了许多,总是一平如镜的样子。站在岸上,能看到近岸处树木在水面上清晰的倒影,远山的倒影要模糊些,正与江面上朦胧的水墨气氛相映衬,看上去更清爽,也更有画意。站在岸边,很难发现江水在缓慢流动,总疑心那江水是静止的,它是因为留恋那一抹青山、数株近树、几处山村,而徘徊不前的。也或者,它是被山上的塔影、江上的老桥、岸边的泊舟留住了,走不了了。

我走下江堤边石砌的驳岸,下到滩边,这才发现江面上泛起的粼粼微波。日光下,江水清澈透明,浅浅的波纹在明暗的光影里闪动,一晃一晃地,晃动着阳光,也晃动着时光。已经是冬天了,仍能看到水中的一些水草、鹅卵石。游鱼难得一见,或许那些鱼在远处,也或许那些鱼是刻意要避开我的视线,这对鱼来说是安全的,就像此刻,我站在岸边感觉到安全,而又无比惬意一样。

冬天,新安江边最美的时候,还是在晴日的清晨,江边有雾的时候。江边的晨雾,为新安江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像娇羞的新娘,也像披着白纱的少女,有着无与伦比的清纯与美丽。

晨光刚刚明晓的时候,新安江的江面渐渐现出一片茫茫的白,这种白介于亮白与乳白之间,也介于醒与未醒之间。我是在一个冬日的清晨来到新安江边的,我被眼前的江水惊呆了,它和我常见到的长江水是不一样的,也不同于我很熟悉的湖水。远处,连绵的群山,是浓淡深浅不一的青蓝色,它们像是特意从远处奔来,伸着头向湖面探望一般,将身影也留在了平静的江面上。山景、树影,投在江面之上,宛若一帧精致的静物,唯美,静谧。我不忍心撩起石埠边的一掬水,我怕因自己的冒昧而打破了此刻江面的宁静。

晨光渐渐亮了起来,太阳大概正在某一座山的身后,努力地一点点向上。天亮了一些,仿佛也暖了一些。此时,新安江对面的岸边,一层薄薄的水雾正一点点地在江面上涌起。如潮水般,水雾贴伏在江面上,像春草的萌芽,千丝万缕,在对面的江岸边轻摇慢摆。对面的江岸依然清晰,只是这层浅薄的雾已经截断了岸在江面上的倒影。两株塔样的水杉在江面上只剩下一个清晰的塔尖,旁边散落的两株稍微低矮一点的树的团状倒影,一株已经隐没在雾里,一株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影子。一只绿头鸭在近处游动,身后留下一条长长的波纹,在它身后的不远处,浅浅的雾里隐约可以看到一处黑点,不知道那是不是它的同伴。近处的江面上,水杉树清晰的塔尖处,倒映着一片蔷薇色的天空,太阳大概快要爬上远处的山顶了。

不一会儿,太阳从山的后面升起来了。远山的山腰也腾起一层雾,模糊了山影,原本青蓝的山,有些灰白了。而江面之上,雾仿佛被风吹散了一般。江面上的山影朦胧,岸边一些树木的倒影更清晰一些了,沿着江岸的一条白色的雾线,将画面分开了层次。此时,你只需按下快门,或是照着眼前的景象描摹一番,无需刻意构思、设色,便是一副最精致的水墨小品。

太阳升高了,江面上的雾浓了起来,染上了淡淡的蔷薇色。站在江边的渡口,我看见一条渡船静静地泊在岸边,石埠边有人浣衣,棒槌的起落,撩起的水声,是不是会穿越江面的那一层浓雾而抵达对岸,我不得而知。我只知道,刚才清晰可见的对岸的树,已经隐在雾里,那两只绿头鸭也消失不见了。雾之上,山顶已经恢复了之前的青蓝,山顶上的塔也清晰起来。待太阳再升高一点儿,新安江上的雾就要散了,岸边的树和村庄,远处的山和塔,又会在平静的江面轻轻地随波荡漾。

在新安江边的一场冬雾里,村庄依旧,塔影依旧,江水与群山也依旧。

    相关新闻
“云上过大年”将提供线上文化大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