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安徽新闻网 > 文化
花鼓灯艺术滋养农家娃
在怀远县常坟镇,有这样一位热爱花鼓灯艺术的乡村文化能人和一所倾心公益的花鼓灯学校——
来源: 安徽新闻网-安徽日报 2021-03-08 09:05:00 责编:

今年春节前后,身为怀远县常坟镇文化站副站长的马彩娣忙得脚不沾地,农家书屋要整理,乡亲们广场舞要辅导,全县“美丽庭院创建”的一场重要演出任务也安排下来。周末,她还要去花鼓灯培训学校,手把手教孩子们压腿、下腰、走花场,排练乡村春晚节目。但是,马彩娣受得了这种累,在花鼓灯的鼓点里,在孩子们的簇拥下,她累并快乐地舞蹈着。用她自己的话说,她这辈子是嫁给花鼓灯了。

从城里舞台到乡村土台子

马彩娣原本属于城市的舞台。她出生在天长县汊涧镇,六七岁学艺,15岁时就成为当地扬剧团小有名气的旦角。从安徽唱红到江苏,红到上海。在上海大舞台演出时,曾经连续40场,场场爆满。1983年她参加安徽省现代戏调演获得了一等奖,1988年又在上海扬剧广播电视大奖赛中获一等奖,当时的《戏剧界》杂志和省报都有她的报道和剧照。

正当马彩娣扬剧艺术生涯如日中天的时候,同事王军走进了她的情感世界。这个来自怀远县常坟镇花鼓灯世家汉子,以粗犷、欢快的花鼓灯技艺和憨厚朴实的性格深深打动了马彩娣。1986年,两人喜结连理。由此,马彩娣走近了花鼓灯。

丈夫王军家位于淮河大河湾的常坟镇,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花鼓灯的重要发源地。婆婆常丽华是当地远近闻名的花鼓名角,上世纪五十年代,她以一支《新媳妇挑塘》跳进北京,在中南海演出,受到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当时,媒体赞誉花鼓灯为“东方芭蕾”,专家评价为“汉族民间舞蹈的典型代表”。

大河湾老百姓热爱花鼓灯。婆婆常丽华和公公自觉传习花鼓灯,在常坟镇建立了第一个公益性的花鼓培训班。1993年,王军父亲在教习花鼓灯时突发脑溢血,摔倒在打谷场上,不幸因病去世,母亲受到打击,培训班难以为继。

当时在天长县人民艺术团工作的王军和马彩娣夫妻俩接到消息,既为老人担忧,也为公婆付出心血和生命的花鼓灯学校担忧,夫妻反复商量,花鼓灯学校既能照顾培养农村留守儿童,又能传承优秀传统文化,这样天大的好事决不能中断,于是,夫妻俩毅然放弃了如日中天的戏曲舞台事业,回到了偏远的常坟镇。马彩娣离开了大放光彩的扬剧舞台,有人为她可惜,说她从城里的舞台,下嫁到乡村的土台子。

马彩娣不这样想,她安心于乡镇文化站的工作,同时沉醉于花鼓灯艺术。婆婆也因为媳妇热爱花鼓灯而振奋起来,成为她第一个老师。有时,婆媳做饭,说到花鼓灯,马彩娣感叹“花鼓灯里风摆柳技巧没完全掌握”,婆婆立刻撂下锅铲,拉起她说,“来,咱们再走一趟”,婆媳俩马上忘记做饭,就在家院里跳起花鼓灯了。

马彩娣很快跟婆婆学会了花鼓灯的技巧。她虚心拜当地的老一辈艺人为师,如向郑九如学写灯歌,向冯国佩学金莲步。旦角出身的马彩娣,还将戏曲舞台身段技巧融入花鼓灯舞蹈,很快由扬剧的旦角华丽转身为花鼓灯的“兰花”,成为了土台子上出彩的花鼓灯培训班的老师,夫妻俩撑起了花鼓灯学校。

学校办成“保险箱”和“魔术箱”

学校有几十个孩子是农村留守儿童,小张是其中一个。父母常年在杭州打工,由姐姐带他。缺少管教的小张变得有些叛逆,发脾气时还打同学,打老师。2014年,父母把他送到花鼓灯学校,由衷地拜托说:孩子送给你们带我们放心,就像送进了“保险箱”。马彩娣夫妇让孩子住进自家,悉心照顾他吃穿,更注意耐心跟他讲道理,言传身教,终于感化了小张,小张亲切地喊马彩娣为“妈妈”。他不再打人,努力学会了跳花鼓灯,更成为积极上进的好学生,担任了小班长。一年后,家长接小张回家,欣喜地说:“这孩子懂事了,简直像变了个人”。如今,小张已经成长为一名大学生了。

马彩娣夫妇满怀爱心和责任心教育孩子们,悉心传授花鼓灯艺术,尽心尽力。带着一帮孩子们外出演出时,她和王军是领队、老师,也是保姆。宁可自己操碎心,不让孩子受委屈。有一次,演出回来已经是深夜,夫妻俩过家门不入,先把孩子们挨个安全送回家,等到夫妻俩进家门,天色已经透亮了。

许多农村孩子,进校前缩着头、弓着背,见人怯生生地不敢吭声。走出学校门时就变精神了,头抬起来了,腰挺起来了。不仅个个能歌善舞,而且仪表落落大方、文明礼貌。乡亲们说,花鼓灯学校不仅像“保险箱”,也像个“魔术箱”,把孩子们变了个样。

从上一辈老人开班教学到现在,三十多年过去了,经过这个学校培训的学员已上万人,很多农家孩子踩着花鼓灯的鼓点,考入了大专院校和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其中有2000多名孩子被安徽省内外大型文艺团体录用,有近100名孩子因掌握花鼓灯技艺,被人民解放军特招入伍,成为军旅文艺骨干。安徽省歌舞剧院、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中央芭蕾舞剧团都有来自于常坟花鼓灯学校的孩子成为台柱子,花鼓灯学校托举农村娃鲤鱼跳龙门。

由打谷场到小洋楼

刚开始花鼓灯学校办学条件极差,教学就在打谷场上,晴天学生练成土娃娃,雨天练成泥娃娃。

2013年夏天,花鼓灯学校接到参赛和出访的重要任务,马彩娣夫妇感到压力山大,带着孩子们日夜在老文化站的露天水泥场地上排练,正午时,地面温度达到40多摄氏度,烈日当头,挥汗如雨,老师和孩子们都晒黑了一层,累瘦了一圈。

功夫不负有心人,马彩娣编排的《大河湾的孩子们》不仅荣获第七届“小荷风采”全国少儿舞蹈展演比赛金奖,还走出国门参加第七届夏威夷国际青少年艺术节,并从16个国家地区选派的节目中脱颖而出,夺得金奖。同年10月,节目受中央电视台邀请参加了鞠萍主持的栏目大手牵小手演出,还参加安徽少儿春晚、公益中国等演出并获金奖。2016年9月2日和25日,马彩娣和孩子们分别被中央电视台邀请参加央视“叮咯咙咚呛”和“星光大道”节目录制。

马彩娣的花鼓灯学校不仅获得众多荣誉,更重要的是和文化站工作乃至镇里、县里的中心工作紧密结合起来。如马彩娣自编自演了花鼓灯灯歌《老夫妻叙家常》,生动反映了扶贫前后新旧生活对比的变化,助力脱贫攻坚。还有《计划生育好》《庆回归》《誓把新冠病毒消灭光》等一批结合现实的花鼓灯歌舞节目,她和孩子们一起登台演出,节目接地气,叫好又叫座。

花鼓灯学校受到党和政府的关怀和支持,盖起楼房,排练厅铺了地板,装了空调,还有专门的化妆间,条件日渐改善。如今,学校不再需要挨家挨户动员孩子来学习了,大家自动报名。有的姐姐哥哥毕业后成才了,又送弟弟妹妹来学习。不仅有乡下的孩子,还有城里的孩子专门来常坟学花鼓灯。

近年来,马彩娣获得安徽省最美基层文化人、全国文化旅游部表彰的乡村文化旅游能人、全国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马彩娣说,这些荣誉不仅是对她个人的肯定,是对她背后的花鼓灯家庭的肯定,更是对大河湾花鼓灯传承事业的肯定。如今,马彩娣的小孙子已经能跳花鼓灯,奶奶一心要将他培养成为一个花鼓灯传人。(郜 磊

    相关新闻
抱得琴来不用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