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安徽新闻网 > 文化
热血的色彩
来源: 安徽新闻网-安徽日报 2021-03-12 11:07:10 责编: 徐文娟

中分村的冬天不像是冬天。冬阳暖照,山水清朗,远远近近的山川田野泛出明润的光泽。村前的两株桦树在阳光里静默着,比春夏时节寒瘦了一些,像守在村口拄拐晒太阳的老人。

已77岁的“中国好人”徐孝旺在震林大道上迎接我们。阳光洒了老人一身,他身后铜制的新四军将士浮雕墙边,一群人正展开红艳的党旗开展党建活动。这样的场景每隔几天就有一次,徐孝旺见惯了。搁以往,他会在一旁做些介绍,然后领着大家去参观新四军三支队旧址纪念馆,为他们义务讲解“繁昌保卫战”的历史。老人矮瘦,嗓音却洪亮,讲解时抑扬顿挫,饱含感情,听得人内心感慨,一部分是出于对革命历史的崇敬,另一部分是惊异在这不起眼的小山村里,竟然有这样一位极具感染力的老头儿。

徐孝旺像往日一样领着我们向村子里走去。他今天没有穿那套灰蓝色仿新四军军服。平日里见到他,总穿着那一身托人网购的灰蓝服装,扎着腰带,裹着绑腿,人显得极有精气神,让人想起“干练”和“矍铄”这样的词儿。此刻阳光温驯,他背有些驼,岁月带给他的衰老和温厚袒露无遗。

震林大道是中分村的主干道,这个村庄在抗战时期曾驻扎过谭震林率领的新四军三支队官兵,如今处处都有这段历史的遗迹。道路指示牌上,一一标注着谭震林旧居、司令部旧址、连理树广场、震林大道这样的名称。村里的人,将那段刻骨铭心的战火岁月深深烙在了自己的日常生活中,他们承继了一份光荣和风骨,也对历史示以致敬和深沉的追念。

来的路上,我们去瞻仰了烈士墓园。墓园依着繁赤公路,是中分村民集资修建的。两位烈士分别是吴宽德和李志坤,1939年11月与日军作战时牺牲在这块土地上。那场战争在附近的塘口坝打响,因此被称为“塘口坝血战”,是谭震林率领的新四军三支队“繁昌保卫战”中最为惨烈的一役。徐孝旺是后来从母亲和村民的口中知道这一切的:42位阵亡战士的遗体被本地“猎户队”“农抗会”抢运下山,“妇抗会”的女同志和村民们流着泪为他们清洗血迹整理遗体,村中的老人们捐出原本为自己准备的木棺,将42位烈士安葬在村庄周围。此前一年多的相处中,这些战士为村民挑水劈柴,教村民识字唱歌,给没有名字的女人取名,当地百姓与他们之间已有了亲人般的感情。徐孝旺母亲王家凤的大名就是谭震林的爱人田秉秀取的,母亲每每提起都十分动容。就是这些熟悉的、有血有肉、生龙活虎的小兄弟们,眨眼之间成了一具具血肉模糊的遗体,怎不让村里的老老少少心如刀割!战争结束后,烈士家属陆陆续续迁走了烈士的遗骸,只剩下吴宽德和李志坤无人迁领,也许他们的亲人早已在战乱中凋零谢世。他们沉睡在中分村的土地上,将为之洒尽热血的他乡当成了长眠的故乡。

2007年,一条村村通公路在中分村开工。已从小学校长任上退休的徐孝旺负责拆迁动员工作。在登记那两座需要迁移的烈士墓时,村里的耄耋老人、当年的“儿童团”成员徐崇英和徐友德告诉他,这里躺着的是两位新四军烈士。在老人絮絮叨叨的回忆中,徐孝旺热泪盈眶。他向老人家保证,一定会妥善安置烈士的坟墓,像对待自己最亲的亲人一样。

这一年清明节,新建的繁赤公路边,中分村人抬眼即见的小益山山脚下,一座崭新的烈士墓园迎来了数百位中分村民的祭扫。这是村民自发筹资六万多元修建的。墓园青砖墁地,背靠山峦,吴宽德和李志坤的名字刻印在墓碑上,被鲜花簇拥,被高声诵读。徐孝旺主持祭扫仪式,村民和小学生们列队整齐,一一鞠躬献花,整座村庄和山峦都在这一刻肃穆致哀。

此刻站在村前望过去,阳光给山峦和墓园披了一层薄金,暖融融的。天空澄澈,大地起伏,宁静的村庄原野似乎隐含着万语千言。

细细算来,徐孝旺将满心热情倾注于新四军红色文化已近60年。1964年,他刚满二十岁,一封寄自北京的信几经辗转,最后交由他帮助寻找收信人董思学。他四处打听这个陌生的名字,始终不得要领。后来,还是母亲告诉他,董思学就是那位朴实的邻居大妈,抗战时期曾担任抗日群众组织“妇抗会”主任。寄信的人,是时任国务院副总理谭震林的夫人田秉秀(后改名葛慧敏),因怀念在中分村与村民一起度过的难忘时光,她邀请董思学去北京做客。董思学考虑自己是地主出生,怕给田秉秀拖后腿,坚持推辞了去北京相聚的机会。

这封信仿佛一道光,照亮并温暖着徐孝旺热血沸腾的心。生养他的这个小村庄和村庄里的人们,还有曾在这片土地上浴血奋战的将士们,他们之间比鲜血还要炽烈的情感让他震撼。一粒种子落在心底悄然萌芽,他着了魔般地搜集与“繁昌保卫战”有关的史料、物件、照片,四处奔走寻访,听健在的老人讲述当年。从党史办和图书馆借阅的资料,他整晚不睡地誊抄下来一遍遍温习。年深日久,那段烽火岁月像一部熟稔的电影,在他的心间脑海回放。

新四军三支队旧址纪念馆在村子中央。徐孝旺领我们进去,熟悉得仿佛这里是他另一个家。四厢八正的徽式建筑,古朴庄重的砖木结构,在村前的窖塘、十亩溪、西峰寺、青龙溪的簇拥掩映下,这段深藏于灵秀山水里的战火岁月显影,徐孝旺和中分村人视之如珍宝,并为此付出无尽的深情。

中分村人淳朴善良,懂得感恩。2006年,在徐孝旺和村支书的倡议下,全村人自发集资40多万元,修建了新四军三支队旧址纪念馆,又陆续修缮了14位抗日将领旧居,全部免费对外开放,中分村也因此成为“红色文化村”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筹建纪念馆过程中有多少酸甜苦辣,徐孝旺记忆模糊了,但他永远不会忘记2006年的秋天,将军的女儿谭胜远寻访父亲的足迹来到中分村时的情景。

那天下午,村道上挤满了前来迎接的村民,两棵树干上扯起了长达数十米的鲜红条幅,条幅上的字是徐孝旺拟制的:中分人民怀念谭震林夫妇!谭胜远在横幅前下车,刚迈出左脚,脸上早已泪水长流,她向徐孝旺和村民们深深地三鞠躬。曾参加儿童团、儿童歌咏团、妇抗会的耄耋老人们,用沙哑颤抖的嗓音唱起了当年的抗战歌曲《繁昌之战》。全村人眼含热泪,这片土地上曾经的浴血奋战、血肉深情与今日的平和安宁,在他们脑海交织着浮现。

谭胜远走后,从北京寄来40多张照片和资料,充实了纪念馆的馆藏。年迈的徐孝旺一次又一次爬上村子周围的群山,亲手绘制了抗战形势地图和战斗沙盘。往后的日子,他成了纪念馆的义务讲解员,穿上自费购买的仿制军服,扎上腰带,裹着绑腿,一遍又一遍向游客讲述着新四军与这座村庄的往事。在讲述这些往事的同时,他也成就了自己的传奇——一个老党员用近一个甲子的信念坚守,完成了中分村红色基因的传承。

红,不只是旗帜的色彩,也是热血的色彩。是胸腔里滚动的那一团炽热之火,使这座小小的村庄和这片土地上的人们,铭记历史,书写未来。(诗群

    相关新闻
吕士民风俗画展砀山开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