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安徽新闻网 > 今日头条
2021年清明节策划
红色家书映照初心使命
来源: 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2021-04-02 22:45:09 责编: 刘东伟

破损的纸张,不再清晰的字迹,岁月流转,却不曾让这些年代久远的家书褪去色彩。史砚芬、骆何民、李云鹏、冷少农、许英、朱杏南……烈士们的红色家书,字字滚烫,句句感人,表达了共产党人为信仰而奋斗、为未来美好中国而牺牲的强烈愿望。2021年清明节即将到来,让我们穿越时空,通过一封封家书,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深入理解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史砚芬:我的死,是为着社会、国家和人类

史砚芬家书(资料图片)

史砚芬,1903年3月生于江苏省宜兴县。1927年春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后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任共青团宜兴县委书记,1928年调任共青团南京市委书记。

1928年5月5日,史砚芬在南京参加共青团中央大学支部会议时,因叛徒出卖不幸被捕。他被关押了四个月,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始终不松口、不低头。在阴暗的牢狱里,他以手中的笔为武器,写下了《夜莺啼月》等文章,揭露国民党统治的黑暗,表达对共产主义美好理想的向往。敌人对他束手无策,最后以“意图颠覆党国”为名判处死刑。

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史砚芬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未成年的弟弟妹妹。他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坐在狱中昏黄的灯光下,尽全力在纸上写下了留给亲人的最后一封信:

亲爱的弟弟妹妹:

我今与你们永诀了。

我的死,是为着社会、国家和人类,是光荣的,是必要的。我死后,有我千万同志,他们能踏着我的血迹奋斗前进,我们的革命事业必底于成,故我虽死犹存。我的肉体被反动派毁去了,我的自由的革命的灵魂,是永远不会被任何反动者所毁伤!我的不昧的灵魂必时常随着你们,照护你们和我的未死的同志,请你们不要因丧兄而悲吧!

妹妹,你年长些,从此以后你是家长了,身兼父母兄长的重大责任。我本不应当把这重大的担子放在你身上,抛弃你们,但为着了大我不能不对你们忍心些,我相信你们在痛哭之余,必能谅察我的苦衷而原谅我。

……

这封信是在宣纸上写就的,竖书,24行。点划干净利落,走笔十分整齐,可知其时心情正如信中所说“很镇静”。信中,他强调自己能够为社会、国家、人类而死,是光荣且自豪的,希望弟弟妹妹们能够继承他的志愿,继续奋斗前进。字里行间映射出对信仰的忠诚,对理想的坚守,为革命不怕牺牲的顽强意志,同时,流露出对亲人的深深牵挂和柔情。

骆何民:不要和我所恨的人妥协

骆何民写给妻子的遗书(资料图片)

枚华:

永别了!望你不要为我悲哀,多回忆我对你不好的地方,忘记我!好好照料安安,叫她不要和我所恨的人妥协!

母亲、开万报兄处不另!

仲达留

卅七、十二、廿七

(1948年12月27日)

骆何民(1914—1948),原名骆家骝,又名骆仲达,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人。小学毕业后进省立第八中学求学。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2年,任共青团上海沪西区委宣传部部长、组织部部长,1938年后先后在《国民日报》《开明日报》《文萃》周刊工作。1947年7月21日,和陈子涛在家中被捕。1948年5月被押解去南京,同年12月27日在南京雨花台被秘密杀害,时年34岁。

这是骆何民烈士1948年12月27日在临刑前,通过一位医生带出的一封给妻子费枚华的写在手纸上的遗书。这仓促中留下的短短几十字,饱含了一个革命者视死如归永不屈服的大无畏精神,也饱含了骆何民对妻子的挚爱、对孩子的依依不舍和对敌人的痛恨,可以看到共产党人钢铁般的坚定意志和不可动摇的革命信念。

李云鹏:待凯然而归以报父母恩


李云鹏1941年写给家人的一封信(资料图片)

父母亲大人大鉴:

自儿离家已经年余,记得曾在本年四月间,于泗县郑集寄家信一封,不知大人收到否?回音否?如家音回报,可惜我也不能等收了。我已离开此地转入本省淮阴了,以致家音不能等收,儿异常为念。不知大人身体近来健康否?不知家中生活情形和收成怎样?更不知当地情形如何?儿在外甚为惦念之。儿在外身体很好,生活也很好,而现在的我比从前粗壮而高大了,请大人不要为念。儿还在这里工作,工作也非常忙碌,可是为了——所以我之工作精神也非常兴奋。此信至(致)家不过慰问而已。因现无一定的地止(址),儿现在心目中所最挂念者,以我年老悲慈之祖母。儿离家时,祖母曾染重疾。不知大人的病痊愈了否?身体健康否?不知祖母饮食起居怎样?儿心中非常挂念。希二大人将我之情[形]讲给他听,以免大人之悬念。这次离家,未报此恩反而离家,是我之罪过也。待风息波静,凯然而归,全家团聚,以报此恩。儿现已将“亚光”改为“云鹏”,请父之(指)教之。现因时间之短促,不能再叙。

并祝各位叔父母的身体安康!各位小弟弟好吗?侄在外甚为挂念。

待(代)问祖母大人:现在他(她)老人家的身体好吗?生活好吗?我在外生活、身体都很好,请老大人切勿挂念为盼。

祝身体安康!

儿 云鹏上

七月四日

这是刘老庄抗日八十二烈士之一的李云鹏1941年写给家人的一封信。李云鹏,江苏沛县人,1939年初参加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不久,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他先后被编入湖西人民抗日义勇二总队第五大队、八路军115师685团、苏鲁豫支队,后来被派往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1941年,苏鲁豫支队改编为新四军3师7旅19团2营4连。李云鹏在部队先后担任宣传员、文化教员、团政治处干事,连队政治指导员,从一名普通战士成长为一位文武双全的指挥员。

这封家书虽然只是一封普通的平安家信,但通篇充满了写信人的念家思亲之情。他想给亲人介绍一下自己的工作情况,但出于对家人的保护又不能明说。“儿还在这里工作,工作也非常忙碌,可是为了——所以我之工作精神也非常兴奋。”这句话寓意深刻,“为了”之后是一个破折号,从笔迹来看,作者当时极想介绍一下工作性质和目的,但有所顾虑,只好住笔,似又意犹未尽,话锋一转。

冷少农:除解决自身的问题而外,还须顾及到社会人类

冷少农家书(资料图片)

苍儿:

收到你的信,使我无限的欢欣!使我无限的惭愧!你居然长这样大了,你居然能读书写字,并且能写信给我了。我频年奔走,毫无建白,却得你这一个后继希望,这使我是多么的欢欣啊……

时代的车轮不息的旋转……希望你好好的努力,以期无负于家庭,无负于社会……一个人除解决自身的问题而外,还须顾及到社会人类,而且个人问题须在解决社会人类整个的问题中去求解决……于此,你除好好的努力读书写字,养成能力而外,还须健全你的身体,每日除读书写字而外,还须作有规则、有益健康之运动与游戏,使智[知]识与体力同时并进,预备着肩负将来之艰巨……

我之爱你,是望你将来为一极平凡而有能力为一般劳苦民众解决不能解决之各项问题、铲除社会上一切不平等之人物。苍儿!社会之新光在照耀着你,希望你猛进!

……苍儿!再会!

在新年的晨光中,为你祝福!

你的权哥同此。

元月八日

这是1931年1月8日冷少农写给儿子冷德昌的一封家书。原信中有错字,整理时,改正的字用方括号标明。在信中,冷少农亲切地唤儿子“苍儿”。冷德昌是烈士冷少农唯一的儿子,生于1925年。从1925年到1931年,冷少农因肩负着革命重任,长期不能回家。在给儿子的信中,我们看到,他既为“有这一个后继希望”而感到欢欣,同时,也因没有尽到对儿子教养的责任,“内心实不免万分惭愧”。冷少农写下的这段肺腑之言,也从一个侧面展现了革命先烈的铁骨柔情,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他们也有自己的家庭、亲人和难以割舍的牵挂,但为了拯救“大多数痛苦的人类”,他们只能舍弃个人和小家的幸福,为了解放千千万万劳苦大众而义无反顾地去战斗。在这封不足800字的信中,我们能感受到冷少农对儿子深切期许与厚望。这不仅是一封普通意义上的家书,比如教育子女要好好学习、孝敬长辈、诚实守信等,它还是一个革命父亲的感召与呼唤,要求子女不能“一切以自己以家庭利益为重”,更要有远大的理想抱负,立志“为一极平凡而有能力为一般劳苦民众解决不能解决之各项问题、铲除社会上一切不平等之人物”。

1932年,冷少农被叛徒出卖,当年6月被秘密杀害于雨花台,年仅32岁。他写给儿子的这封唯一的信,成为这位年轻父亲的绝笔家书。

许英:为着全人类的自由解放情愿以死杀敌

许英烈士家书信封。(资料图片)

1948年8月20日,东北人民解放军4纵12师35团2营教导员许英在写给母亲的家书中说:

“10年的革命锻炼教育了我,我完全明白我这10年的斗争是无比的光荣、伟大,我忍受了一切艰难困苦,在生死的危机情况下进行着顽强的流血的斗争,这是为了母亲、弟弟的永远解放。为着母亲的幸福,为着全人类的自由解放我情愿以死杀敌,我的光荣正是母亲的光荣,全家的光荣。”

一个多月之后,许英在辽沈战役中牺牲。这封家书是战友从烈士衣兜里发现的。数十年来,许英的侄子许卓亮精心保存着伯父的家书手稿,深受感染。他先后入伍、入党、提干,多次立功受奖。2018年,许卓亮从部队退休后,回到老家河北省饶阳县良见村,在家中老屋的遗址上翻建新房,取名“家史馆”,把许英烈士的家书等家史资料陈列其中,供家族成员参观学习、传承家风。

朱杏南:为革命牺牲在所不惜

朱杏南写给家人的遗书(资料图片)

蕴莹、珍妹:

我这种结果,你们不应当悲伤而应该引为无上光荣啊!要是不这样(此处残损)心者。

你们今后应该处处去找光明而快乐的路,运用自由自主的权威,将旧社会的一切伪道法都打破它,你们今后一切行为行动我都认为对的同意的,你们的意志就是我的主张,因为我的心灵早在几年前就找到寄托者了——珍妹。

(此处残损)你在今年得田产或其他,变利贰仟元现金给可怜的珍妹自主的(地)存放,这是我一定的主张,望你勿违。她的日常的用费,当然还要照付。

我的亲爱的亲戚朋友们!

你们看到了我这张遗嘱,就应该体会着我的意志而维护他们,维护她们。我的所有的一切田地房产,都归我的唯一的宝贝女儿微明承继,她是有无上的自由买卖这产业的全权,当然不受其他人之干涉或阻碍的。微明在未能自主以前,蕴莹、蕴珍有保管产业,或运用变卖之全权。

朱杏南写给家人的遗书能够在数年内,将所有的田房(此处残损)这是我的历来的主张。

你们不要看轻了这最后的微弱的呼声啊!

民国廿年五月杏南书于中监

我的亲戚朋友们:

我的心灵早在几年前已找到了寄托者——就是主义与珍妹,所以臭皮囊的所受的一切压迫与不自由,都不觉得痛苦了。望你们要主张将遗体运归家乡啊!切嘱!(此处残损)

朱杏南(1899—1931),江苏省江阴市夏港镇人,出生于富裕之家。1927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八七会议后,积极参与江阴的农民暴动。1928年1月被选为中共江阴县委委员。1929年春,调任中共苏州吴县县委书记,1930年9月9日被捕。1931年5月19日在南京雨花台从容就义,时年32岁。

朱杏南家曾是江苏省江阴夏港镇第一巨富,分在他名下的田产有200多亩。他还与别人合资开设了同丰泰酒坊,经营良好,加之田产租赁收入,资金充裕,生活很是富足。富裕的生活没有迷失朱杏南内心的追求,他没有因为自己的有产者身份而鄙视镇上穷人,而是对他们充满了同情和理解。他常常对家人说:不要去催逼缴不起租的佃户。而当有人向他借贷时,他往往会竭力相助。 1919年,五四运动的风潮传播到夏港这个江南小镇时,朱杏南满腔热情地投入到声援活动中。1921年,他与本镇旅外青年组织“夏港同志会”,启发民智,普及教育,先后创办了阅览室、暑假补习学校、俱乐部。其后,朱杏南还增办小学,捐资建校舍,穷苦人家孩子免费入学。此时,他试图以教育救国来改造旧时的中国。

(资料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党史学习教育官网、人民日报等)

    相关新闻
【清明海报】课本中的英烈 我们从未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