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安徽新闻网 > 安徽
走进教育世家:长大后,我就成了您
来源: 安徽新闻网-安徽日报 2021-09-10 09:07:07 责编: 徐文娟

在坚守中赓续初心

今天是我国第37个教师节,主题是“赓续百年初心,担当育人使命”。在我省的教师队伍中,有这样一些特殊的家庭,他们几代人都是人民教师,全家致力于“传道、授业、解惑”,教育情怀代代相传。

教育的发展,离不开教师辛勤付出。教师是学生学习知识的指导者、引路人,更是塑造学生品格、品行、品位的“大先生”。新中国的教育事业发展一路披荆斩棘,教育世家的教师们把自己、家庭与国家教育事业紧紧联系在一起,困难的时候不离不弃,繁荣的时候备加投入,他们一代人影响一代人,成为时代发展的精神标杆。

教育世家代代传递的不仅是对教育的热爱,更多的是责任与担当。世家风范传扬的不只是教学经验,更是立德树人的初心与大义。党的十八大以来,围绕“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为谁培养人”这一根本问题,党对教育工作的领导全面加强,一系列制度保障让广大教师更有职业尊严和获得感,安心从教、热心从教。教育世家的繁荣昌盛,也印证着教师队伍的日渐强大。

如今,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对教师队伍建设提出新的更高要求。教育世家应该发挥更大的示范作用,用厚积的理想信念影响更多的人,为教师队伍素质提升、教育事业高位发展提供更多精神给养。

9月6日,枞阳县特殊教育学校的老师在教授学生特色课程。近年来,该校通过大力培养教师队伍,已经形成学前、培智、启聪、职业教育并实现校内校外融合、送教上门等办学新模式。 本报记者 杨竹 本报通讯员 詹俊 摄

做乡村教育的点灯人

从土墙泥地草屋顶、一块黑板加粉笔,到花园式学校、空中课堂连城乡,广德市退休教师步春林和他同在教师队伍的家人们,一起见证了乡村教育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巨变的背后有着无数乡村教师的坚守。

“从父亲步行宽开始,我家就和人民教师结下不解之缘。”步春林告诉记者:“解放初期,国家急缺教育人才,急需一批知识青年投入到教育事业中来。父亲是本地为数不多的中学生,又在新中国成立前做过乡村教员,他积极响应政府号召,毅然放弃村干部的身份,转行当起了老师。”自1950年开始,步行宽先后在当地的前村小学、朱湾小学、界牌小学、新村小学、庙墩小学、独山学区从事乡村教育教学工作,一干就是四十多年。

新中国成立不久,异常艰苦的农村环境,让步行宽对家乡和祖国早日摘掉“贫穷”和“落后”两顶大帽子的愿望格外迫切。特殊的时代经历,练就了他在教育工作中的一股倔劲:教师不够,他就一个人包一个班,什么课都上;除了日常教学工作,还兼职学校管理工作;工资微薄不足以养家,就白天教课,晚上回家熬夜干农活……有人劝他放弃教书回家种地,他不愿意,也从来不解释,只顾埋头教书做事。

上世纪70年代末,尊师重教的风气也随改革春风吹遍祖国大地。步行宽的工作得到了更多人的认可,他也更加拼命了。除了上课,他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学校建设上,破旧的草房校舍逐渐建成瓦房,师生的安全也渐渐得到保障。1984年,步行宽被评为“全省先进教育工作者”,1985年,他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父亲的执着,让步春林感受到农村教师的伟大。他也毫不犹豫地走上了民办教师的岗位。当时的办学条件仍然很艰苦,有时去离家较远的村小上课,早上天不亮就要出发,晚上放学回家天已经黑了。在父亲“严于律己、宽厚待人”家风的影响下,他把主动关爱学生当成首要责任。开学了,默默帮困难学生垫付学费;遇到恶劣天气,挨个送学生回家;学生闹了情绪,想尽办法疏导;校舍寒酸,就利用寒暑假和同事们维修桌椅,平整操场,甚至到河里淘沙、洗沙建新校舍……

在农村教育事业上,他和父亲一样也坚守耕耘了38年,直到退休。“父亲对教育事业的执著,不仅影响了我,更悄然影响了我们每个家庭成员。我的大姐步爱云,1976年参加工作,在原广德县祠山岗界牌小学任教,直到2004年光荣退休。小妹步爱萍,也是基层教师,至今在本地桃州中学任教。我的儿子步家政,2000年工作以来,也走上了乡村学校的讲台,现在还是乡村中心小学的校长。儿媳也是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步春林自豪地介绍说。

教育是一代人影响一代人的事业。步春林和家人们的接力,照亮了农村孩子们的求学路。


踏踏实实教书,兢兢业业做事

在合肥市逍遥津小学这所百年名校里,有一位方汀老师,她的家族四代从教,数十人投身教育事业,秉承“踏踏实实教书,兢兢业业做事”家风,百年薪火相传。

方汀家的教育故事要追溯到她的曾祖父。方汀的曾祖父叫丁汉英,出生于二十世纪初的他,从上海师范专科学校毕业后,回到家乡无为县从事基础教育工作。抗日战争时期,丁汉英在无为襄川小学担任教务主任。日寇占领无为后,他与从事抗日斗争的地下党组织一道积极作斗争。解放后,丁汉英先后在无为襄安中学、无为中学、肥西师范任教,后受组织委派去六安创办烈士子弟学校,培养烈士遗孤,赓续红色血脉。他把这些烈士子女视若亲生,嘘寒问暖,悉心教育。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丁汉英被调任到六安师范工作,转为培养更多师资力量。

受丁汉英的教导和影响,他的子女、侄子一辈有近二十人在新中国成立后扎根教坛。他的两个女儿丁家凤和丁家春都是小学教师,儿子丁家崧,侄子丁往道、丁文清都是大学老师。

丁家春是方汀的祖母,1951年她从无为中学毕业后,放弃了沈阳铁路学校、郑州纺织学校的录取,选择到张治中先生创办的黄麓师范学校就读。毕业后她主动选择了去乡村学校任教。她告诉家人,那里更需要老师。这一去,就是扎根农村几十年。

当时的学校环境极其简陋,教室就是简易的茅草棚,老师们把土坯垒起来做桌椅,用刷上黑漆的木板当黑板。赶上雨季,茅草棚外面下大雨,茅草棚里下小雨,可丁家春却依旧带着学生激情满满地上课。在那时的乡村小学,像她这样受过专业师范教育的老师简直就是凤毛麟角,学校里的任何活动都离不开她。由于教育教学成绩突出,她还经常被领导调到其它薄弱学校去帮扶指导。乡村的路那么难走,她却乐此不疲。

丁家春的乐观直接影响了自己的两个儿子方鸿和丁方,他们也相继走上了教师岗位。2017年,方鸿荣获了教育部颁发的“从事乡村教育工作满三十年”的荣誉证书。方汀的父亲丁方已有40年教龄,目前还依然坚守在教育第一线。

“90后”的方汀被这份“家族事业”打动,高考之后也毅然填报了师范院校。“做老师,就要做一个好老师,要爱学生,要教真知识,要为学生着想。”自方汀踏入师范院校的那一刻起,她就谨记祖母的教诲,牢记使命,不敢懈怠。2012年,方汀怀揣着教育梦来到合肥市逍遥津小学金都华庭校区,那年新校区刚刚建立,初来乍到的她肩负起“开荒者”的责任。在以爱育爱、以智启慧的管理下,她带的班级特色彰显,学生基础扎实。今年,她还被评为“庐阳区骨干教师”。

方汀告诉记者,每到佳节,因教育结缘的一大家人聚在一起,聊的最多的话题还是教育。大家都深刻地感受到,无论是动荡的战争年代还是发展的建设时期,没有教育就没有人才。所以为了国家的未来,矢志不渝献身教育就是全家人共同的目标。


三代接力播撒教育火种

妻子夏静是汤沟中心小学老师,其外祖父、母亲、姐姐一家三代四人终身从教;丈夫邹文军是三汊河初中教师,其祖父、父亲、母亲、兄长一家五口终身从教——在芜湖市汤沟镇这个教育世家,共有九个人终身从事教育事业,一段佳话源远流长。

“我的外祖父在解放前一直是私塾教师,解放后先在识字班执教,后在无为县东王村小学执教,直至去世。母亲从无为县师范学校毕业后回到牛埠中心小学执教,期间她曾到农村插队,1972年春季,她又回到教育岗位上,一直工作到光荣退休。大姐吴桂荣高中毕业后,从英语代课教师干起,当时的每月工资只有18元,但她从来没有丝毫懈怠,所带班级英语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本人还曾被评为无为县优秀教师。”夏静说起家人们从教的故事,特别骄傲。

1987年刚毕业的夏静被分配到无为县汤沟中心小学,开启了执教生涯。1989年,夏静与同行邹文军喜结连理,夫妻双双把根扎在了基层学校。“一定是特别的缘分,我爱人邹文军也是教师世家。他的祖父执教40年光荣退休;父亲邹广荣执教39年,因为工作业绩突出,被评为县级‘优秀校长’;母亲,执教34年,直到退休,一直在一线教学。”夏静说。在长辈们的魅力感召下,邹科武和邹文军弟兄俩在初中毕业后,也都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无为师范学校,毕业后如愿当上了人民教师,相继扎根在农村中小学校。

耕耘在农村小学语文教坛34年,夏静从一名普通的语文教师成长为校长。她善于钻研教材,探索教法,研究学生,又严于提高自身修养。每天早晨7点准时到校,下午6点才离开学校,是她几十年如一日刻在生物钟里的时间表。因为积劳成疾,她患上慢性阑尾炎,为了不影响教学工作,她一度每天晚上8点到11点在诊所输液消炎,第二天一早又准时出现在教室里,从未耽误过一节课。

作为业务骨干,她曾多次参加无为教师进修学校暑期对教师的培训活动,为全市各乡镇教师作新教材解读。如今的她不仅是“芜湖市优秀教师”“芜湖市名校长工作室主持人”,还在今年8月,由芜湖市教育局推荐参评安徽省最美教师。

三代九人三尺情,夏静一家人以接力棒似的方式,播撒着教育的火种,诠释着教师的情怀。


捧着一颗心来,传递知识力量

在皖浙赣三省交界的青山绿水间,“三间茅屋书声响”的休宁县里有着这样一户书香门第,祖孙三代直系8人为师,家族中有16人为师。

吴雁文是这个大家庭中的孙辈,现在就职于休宁县徽匠学校,她告诉记者说:“我的祖辈中三人是乡村教师。爷爷吴天俊刚解放就当上小学教师,担任过多所村小校长,1958年参与创办本县石田初中,一辈子勤勤恳恳,清正廉洁。外公金问沧师专毕业后就从事教育事业,历任新凤小学、瓯山小学校长。外婆吴素贞,毕业于歙县师范,一辈子扎根僻远山区。在我幼小的记忆里,外婆总是在昏暗的煤油灯下改作业至深夜,我时常被外婆剧烈的咳嗽惊醒。”

吴雁文的父母从民办教师干起,分别辗转于休宁五区14所乡村小学和中学任教,荣获县优秀班主任、县优秀教师称号。现在他们身体健康,安享晚年,尽享天伦之乐。吴雁文的丈夫王仲范也是教师,在教育园地辛勤耕耘43载,多次荣获政府表彰,也已退休。

学高为师,身正为范。正因如此,吴雁文家荣获了县政府颁发的“教师之家”匾额,美名在四邻八方传扬开来。

受良好家风的熏陶,吴雁文从小就立志当一名“辛勤园丁”。1983年,她顺利考入师范学校,毕业后在山区溪口中学当英语老师。那个年代,“下海”挣钱正流行,吴雁文却丝毫不动摇,坚守在教师岗位至今,如今已从教35年。

2001年,吴雁文开始从事职业教育,与以往义务教育有所不同,这对她来说,是一个新的挑战。职高学生年龄大了,大多数成绩不够理想,思想包袱重,有自卑心理,还有的破罐子破摔。她一来就担任班主任工作,压力很大,但拼劲来了,觉得只要心中有爱,方法得法,一定会迎来转机。吴雁文秉承祖训,严守道德操行,“一切为了学生,为了一切学生,为了学生的一切”便是她工作的全部。针对职高学生的特点,她开展班集体建设,班级管理有声有色。在大量针对性活动中,许多学生都获奖了,自信心提升了,学习上也有了自信。

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棵草去。吴雁文被评为黄山市中等职业学校“双师型”教师和县骨干教师。半个多世纪来,她和家人们践行着陶行知先生所倡导的红烛精神,让教育的春风染绿新安江畔。


为基础教育筑好每一块砖

半个多世纪前,发展基础教育因为底子薄而被人喻为“荆棘之路”。但有路就有筑路人,有筑路人就有希望。阜阳市张晓丽一家人就是这筑路人。

1976年,张晓丽的公公牛宗汉担任了阜阳市教育局局长。当时的阜阳教育一片萧条:教室不够,校舍失修,学生缺桌子、少凳子。由于办学条件极度匮乏,很多学校只能采取“二部制”的方式开展教学。所谓“二部制”,就是一半班级上午上课,另一半下午上课。牛宗汉把校园建设放在了重中之重的位置。经过多年的奋力赶超,在他任期间,阜阳市共改造学校房屋6.4万平方米,新建校舍19.7万平方米,共建各类学校128所,办学条件得到极大改善,成为全省第一批完成普及初等教育、第一批完成扫盲任务、第一家兴办市级教育电视台的地市。1992年,阜阳市荣获“安徽省基础教育先进市”称号。牛宗汉本人也多次受到国家、省、市级表彰。

张晓丽的父亲张杰也是一位教师。张杰出生于农民家庭,家境贫寒,是新中国给了他受教育的机会。他勤奋上进,是当地走出的第一个大学生。张杰大学毕业后,进入阜阳六中任教。当时,尚无名师称号,但家长们都知道六中有位叫张杰的老师,人品好、课教得好、文章写得好。因当时阜阳教师缺口大,张杰长期跨校任教,承担着超负荷的工作,积劳成疾,因病去世,年仅40岁。

英年早逝的父亲,成了女儿一生的追忆。张晓丽说,当初之所以选择教师这个职业,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为了纪念父亲。“我对父亲的记忆不多,但父亲深夜伏案备课的身影,一直萦绕在脑海里。那时起,我就在心里对自己说:‘爸爸,长大后我要成为您。’”张晓丽说。

本应该成为体育教师的她,却因为时代的要求,而转行成为一名信息技术教师。“1994年,阜阳三中校领导班子从时代变革中发现新机,决定率先开设计算机(信息技术)课程。因为没有专业教师,学校只能从现有的教师中培养,我就报名了。”张晓丽说。很快,她就迎来了专业成长的第一个关键点——在“阜阳市首届计算机(信息技术)公开课”活动中,执教公开课。一炮打响的公开课,把她推上了信息技术课程教研的更高平台。此后,她一步一个脚印地成长为我省信息技术学科的领军人物,还带出了一个优秀的学科团队。她所在的阜阳三中还获得“全国首批百所现代教育技术实验学校”“全国创新示范学校”等称号。

张晓丽的女儿牛诗雨2015年从东北师范大学毕业后,在家风的熏陶和指引下,入职阜阳五中也成了一名教师。为了在课程改革和育人模式变革中跟紧时代脚步,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牛诗雨和母亲一样,常常备课到深夜。张晓丽看在眼里,既欣慰也心疼。但牛诗雨说:“妈妈不用担心我,如果我今天备课不到位,明天上课也不踏实。”小荷初露尖尖角,牛诗雨已先后获得阜阳市“教育教学信息化大赛一等奖”“优秀团干”等荣誉称号。

质朴的家风,润物无声般世代相传。这个教师之家,将几代人的青春献给了教育事业,书写着永不褪色的芳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