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安徽新闻网 > 理论
安徽日报 | 坚持全国一盘棋 集中力量办大事
来源: 安徽新闻网-安徽日报 2019-12-10 14:16:00 责编: 武静

李正图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指出,“坚持全国一盘棋,调动各方面积极性,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显著优势”是13个“显著优势”之一。如何彰显这一“显著优势”?需要结合历史、理论与实践,多维度加以剖析和阐述。

这一“显著优势”是党带领人民在实践中长期探索的智慧结晶

《决定》指出,新中国成立70年来,在“深刻总结国内外正反两方面经验,不断探索实践,不断改革创新,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过程中,逐步形成了13个“显著优势”。事实的确如此,这里仅举三例说明“坚持全国一盘棋,调动各方面积极性,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显著优势”,正是党和人民长期实践探索的智慧结晶。一是金圆券惨败与“两白一黑”全胜。1947年,国民党政府以上海为主战场实施金圆券改制,尽管动员了5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和将近1000万两黄金储备,然而,由于全国一盘散沙,加之腐败盛行,在金融投机者阻击下导致国民党政府的金圆券改革很快崩溃,进而导致国民党政府财源枯竭和国民党军队迅速崩溃瓦解。与之相反,1949年,中国共产党及其军队刚刚建立了上海市人民政府就迎来了“两白一黑”(大米、棉纱、煤炭)的商战,同样遭遇到几乎同一批金融投机者的阻击,尽管上海市人民政府没有国民党政府掌控的雄厚黄金与外汇储备,但是中国共产党及中央人民政府却拥有对当时全国城乡物资强有力的动员能力,从全国各地调动粮食、棉花和煤炭投放上海市场,击碎了这些金融投机家们所谓“共产党军事100分,政治80分,经济是0分”的论调。二是“两弹一星”的成功。新中国成立之初,为了打破超级大国的核讹诈和核垄断,党中央作出了发展“两弹一星”重大战略决策。在当时重重技术封锁的国际环境中,我国举全国之力,调动各种资源,集中力量,集体攻关,终于取得“两弹一星”辉煌成就,推动了我国国防实力质的飞跃。三是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中的香港金融保卫战。1997年7月开始,在国际金融投机商的操纵下爆发了亚洲金融风暴,泰国、印度尼西亚甚至韩国的金融体系均不堪一击、纷纷倒下,只能任人宰割。带着胜利的骄傲,索罗斯等国际炒家开始炒作香港金融,迫使香港特区政府开展金融保卫战,双方在1998年8月28日终于决出结果:以索罗斯为首的国际炒家完败,香港特区政府完胜。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央人民政府给予了香港特区政府鼎力支撑。

集中力量办大事,是我党的一贯主张和优良传统,是中国共产党成立近百年来、新中国成立70年来、改革开放40多年来行之有效的科学方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取得举世瞩目成就的秘诀之一。离开集中力量办大事、白手起家的新中国,就难以为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奠定基础,难以铸就国防安全的战略基石,难以创造出“神舟”飞天、“蛟龙”入海等一大批标志性成就,难以防范和化解来自国内国际的各种风险、危机和挑战。

这一“显著优势”有着内在的历史逻辑、实践逻辑和理论逻辑

早在革命战争时期,毛泽东就指出,在敌强我弱总格局下,赢得全局战争的胜利取决于一个又一个局部战争的胜利,而打赢局部战争的法宝是变总体弱势为局部强势、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1984年邓小平指出:“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比较,它的优越性就在于能做到全国一盘棋,集中力量,保证重点。”他在南方谈话中进一步强调:“发挥社会主义制度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习近平总书记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讲话中强调:“我们最大的优势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

坚持全国一盘棋,调动各方面积极性,集中力量办大事,三者之间,前后连贯,相辅相成。坚持全国一盘棋,就是要把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当前与长远、中央与地方、地方与地方、集体与个人,各方面放在系统的框架中统筹协调、共同推进。在全国一盘棋基础上,如果各方面陷入不当竞争、纠缠、内耗之中,就会降低总体能级、总体效用,只有调动各方面积极性,消除各方面由于不当竞争、纠缠、内耗带来的损失,才能扬长避短、发挥各自优势。在调动各方面积极性基础上,如果遇到涉及全局性、总体性、长远性、战略性大事,仅仅调动一方面或者几方面力量和积极性是不够的,这时就需要集中各方面力量,拧成一股绳、形成合力。

集中力量办大事,体现和落实在“新型举国体制”上。中国自古以来就崇尚集体主义的社会价值观和政治信仰,加上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强大政治动员能力,为新中国奠定了实行举国体制的文化与制度基础。举国体制适应了建国初期资源匮乏、资金短缺、工业基础薄弱、优秀人才短缺的形势,发挥了国家的资源动员优势和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但举国体制在我国发展不同阶段,呈现不同的形式,承担不同的历史使命,因此,我们要探索建立“新型举国体制”。2019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会见探月工程嫦娥四号任务参研参试人员代表时,肯定嫦娥四号任务是“探索建立新型举国体制的又一生动实践”。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的《决定》再次强调“构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新型举国体制”。新型举国体制,不同于计划经济条件下的举国体制,而是将我国政治制度优势与市场机制作用结合起来的国家治理变革。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探索建立新型举国体制,必将使举国体制在新时代发挥出更强大的创新效能。

这一“显著优势”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方法与途径

当今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孕育兴起,全球化和国际形势更为严峻复杂,国内经济高质量发展和全面深化改革进入深水区,全局性、总体性、长远性、战略性的大事越来越多。这些大事的办成与否深刻地影响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各个方面。这些大事包括“一带一路”倡议、京津冀一体化、粤港澳大湾区、长江经济带、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等等。只有坚持“集中力量办大事”,发挥新型举国体制的优势,才能超越局部利益、短期效益的纷争,办成、办好这些大事,为国家安全、长远利益谋篇布局、蓄积势能,从而抢占发展高地、赢得国际竞争。

办成、办好大事不仅涉及大事本身,也深刻影响各种小事和全部事业。大事与小事之间,不仅相互联系、相互制约,而且共同构成全部事业。与大事和小事各自内在的客观规律、历史演进趋势和影响大小不同相对应,处理的方法和途径也不同。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都会遇到大事和小事,但因为社会经济形态差异就会采取不同的方法和途径。在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建立了较为完善的市场经济体制,往往善于处理“小事”,但在“大事”面前经常束手无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之所以区别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就在于实现了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的结合,采用了“坚持全国一盘棋,调动各方面积极性,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机制,这是社会主义的长处,必须一以贯之地坚持下去。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不断提高把方向、谋大局、定政策、促改革的能力和定力,为集中力量办大事提供了坚强政治保证和组织基础。进入新时代,我们必须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把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打造集中力量办大事、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新型举国体制。

(作者系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相关新闻
虞爱华:把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需把握“五个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