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安徽新闻网 > 今日头条
“任务交给咱,咱就干好”(新春走基层·他们的名字叫奉献)
来源: 人民日报 2021-02-02 11:04:00 责编: 李桑

“没耽搁工期,太不容易了!”说到工期,中铁十九局中老铁路玉磨段项目经理王海峰难掩激动。

这几年,王海峰参加过盘海营、西成、郑济铁路建设,作为一名党员,他总是坚守岗位、迎难而上。“不是在修铁路就是在去修铁路的路上”。以前他觉得自己也算是铁路建设的行家里手了,可直到见识了滇西南的复杂地质条件,他意识到将面临更大的挑战。一个钻眼打下去,水柱刹那间喷出20多米高,一个小时就能喷出一个标准游泳池的水量,“好比挖到了地下河”。

王海峰接报,立即指挥施工人员和工程机械快速撤出隧道,只留下钻机操作手和党员突击手开展除险作业。“不怕卸水时间长,就怕压力过大把围岩冲垮,工期一耽误就得一两个月,而且工人会有生命危险,机械财产损失也会非常大。”

“中老铁路看玉磨,玉磨铁路看安定。”险情多,安定隧道工程进度曾一度滞后,王海峰只好用上“激将法”:“中老铁路那么多公司在干,都是挖隧道的人,就咱们拖后腿,脸上能挂得住?任务交给咱,咱就干好。”无论是交代工作,还是交流想法,他总是言简意赅。

500多公里的中老铁路玉磨段,桥隧比达87%。2020年11月28日,“嘭”的一声,安定隧道中间最后的黑色岩石被炸得粉碎。浓烟还未完全散尽,两侧作业区域的工人终于“见面”——安定隧道双向施工区域终于连通了!

站在安定隧道3号斜井内,王海峰使劲拍击着岩壁,回音清亮。“别看它现在结实,刚开挖时破碎得很!隧道穿越哀牢山的20条断层、两个向斜构造,有害气体、岩溶、软岩、涌水、高地热,我们全遇到过!”

一路采访,王海峰跟工人打了一路招呼。他雷厉风行,却也透着温情。隧道高地热,冬天温度仍然高达37摄氏度,工人光膀子、只穿反光背心作业,仍然喊热。王海峰调集50台空调,还专门买了制冰设备。

“干咱们这行跟家人聚少离多。”王海峰有点想家,可望着延展的钢轨,笑容又在脸上荡漾开来,“今年底,这隧道就会有火车穿过!这头是中国,那头是老挝!”

    相关新闻
人民网三评“‘一刀切’现象”之二:痼疾务须根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