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安徽新闻网 > 文化
告别鹊江码头
来源: 安徽新闻网-安徽日报 2021-09-03 16:09:52 责编: 徐文娟

长江滚滚,岁月悠悠。

从青通河流入铜陵的鹊江(大通与和悦洲之间的夹江),顺江下行3华里,有一个用麻石条和青石板砌出来的码头,有上百级石阶,二丈余宽。码头闸门坐落在大通老街下街头尽头,石阶从江岸一直延伸到江水中,与对岸(和悦洲、铁板洲、河南嘴)的三家渡口连接。码头东侧不远处,原先有个“大通大戏院”,在当时是个浩大工程,听说花了几万两银子,是清末时期两岸工商界老板们齐力修建的。解放初,我经常看严凤英、桂月娥、丁老六等名家在此唱黄梅戏,后来的政治运动中,戏院被毁。码头上游300米处,也就是现在从大通老街到和悦洲的渡口右侧,有一个规模较大的观音慈灵庙,庙里一位叫石本慈的德高望重老主持,据说精通中医,尤其擅长针灸,救死扶伤无数。

这便是我故乡的鹊江码头,家乡重要的交通枢纽。长江在羊山矶转了一个湾,拐进鹊江。清澈明亮的水光倒映着岸边的依依垂柳和蓝天白云;行行白鹭从鹊江的上空飞过,洒下阵阵动听的叫声;一只只满载着粮食、食盐、生姜、鱼虾、煤炭的货船鼓满风帆,顺水而下,一路顺畅;逆流而上,岸边留下了纤夫的脚印和汗水;一条绿色的汽船劈开江面,冲起层层水浪,驶向远方……

“隔水千里”,此话不假。当初,大通与和悦洲、铁板洲、河南嘴一江之隔,看得见、喊得应,可就是到不了。据说明朝迁移一批湖北划子(民间称湖北邦子,搞小木船的)来鹊江,鹊江才终于有了运输船和渡船,也有了正儿八经的码头,于吱吱呀呀的桨声中,编织着鹊江流淌的历史,缝合着两岸人家的平安日子。

“有人要过江啦——”清晨,码头还没醒,水雾江天,农家汉子那一声粗犷豪放的吆喝,唤醒了码头,也唤醒了酣睡的鱼、交颈的鹭鸶和伸懒腰的柳……

“嗬——就来了——”船夫懒洋洋地钻出船舱,大声应答。鹊江、码头都醒了。

江柳依依,江水依依……

人声嘈杂,鸡叫猪唤,脚步急速,渡船像集市一样热闹繁忙。挑箩的、提篮的、上学的、打工的、做生意的,还有走亲戚的,不论男女老少,不论人与牲畜,均挤到一条船上。女人的香味,男人的烟味,鱼虾、河豚的腥味,小猪、小鸡的臭味,混合在一起。渡船靠岸后,搭上一块长跳板,乡亲们排着队,依次上岸,空着手的扶着挑箩筐的,母亲抱着孩子的,大人牵着小人的,年轻人搀着年老的,还有照顾孕妇的……一路说笑,亲如一家。

小船悠悠,江水悠悠……

阳光抹红了对面的洲群和流动的江面,江水波光粼粼,清澈明亮,畅游的江虾、灵动的江鱼、潜伏的江豚、倒影的钟楼、马头墙和柳树尽收眼底,我忍不住用双手捧一把清水。

清灵的鹊江水,流淌着故乡的纯情!

如果说,鹊江是一首诗,那么渡船就是诗眼,码头就是诗魂。鹊江美如玉带,从大通古镇和和悦洲之间飘然而过,那明珠般嵌入鹊江的码头就是古镇的灵魂。

我家就住在鹊江边,小时常徜徉于鹊江码头,挑水、钓虾、洗澡、游泳……特别是夏天,夕阳衔着江心洲,鹊江像撒满了一江黄灿灿的金子,曼妙灵动,摇曳着生命的意象。在晚霞中水鸟惊飞水上,江豚潜泳水面,渔舟晚唱逍遥,有时我就坐在码头石阶上,双脚插入水中,一些小鱼虾舔着我的皮肤,痒痒的,抓又抓不到,你躲我藏,十分有趣,即使双脚泡得像红萝卜,仍不肯回家。

长大后,回乡时看到鹊江码头聚集的船越来越多,有鸣着汽笛装着乘客来来回回的绿色大汽船,有“突突突”装满货物通江达海的大拖船,还有往返于芜湖至安庆、在大通港过夜的小客轮,更多的则是以捕鱼为业靠人工划桨的小渔船。每晚,大大小小上百只船停靠在鹊江码头周围,江水倒映着船上摇曳的灯光,流水溢彩,令人心醉神迷。后来,随着生活节奏加快,小木船也装上了柴油发动机,送客渡江、运输货物快捷多了。

鹊江作为交通要道的年代,故乡码头更加热闹。大通和和悦洲似乎已经摆脱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图景,走向昼夜不息的繁盛,成为安徽四大城市(安庆、芜湖、大通、蚌埠)中的“老三”,在长江全线被誉为“小上海”。

1958年,大通港迁移到横港,组建长航铜陵港务局,上世纪90年代在羊山矶又建成长江公路大桥,2000年后大通古镇又移民建镇到长龙山。特别是随着沿江高速公路和铜九铁路的开通,滨江大道和铜都大道直通大通,鹊江码头已完成了承载家乡物流人流的庄严使命。2005年后,码头变得格外冷清,再看不到客运轮船了,每晚只有几条小货船过夜。看到空荡荡的鹊江码头和紧锁的码头闸门,我心中不由涌出一丝淡淡的惆怅,却又有一种欣喜……

鹊江码头逐渐消失了。让人欣喜的是,2010年后,郊区政府修复大通古镇,鹊江码头又成了古镇水上旅游的一处景点。

故乡的鹊江码头是我人生的起点。她宽容厚道,不论你贫富贵贱,不论你停泊多久,她都不会将你冷落抛弃;她豁达博大,无论你飞得多高,无论你走得多远,她都时刻牵扯着你的心绪……我的血液里早已融入家乡元素,我的骨骼里早已注入家乡钙质,我的灵魂时刻萦绕于故乡的鹊江码头。鹊江码头,故乡的脊梁。( 何竞

    相关新闻
荷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