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安徽新闻网 > 要闻
中央媒体看安徽·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焦点访谈”12月11日播出
古村是怎样起死回生的?
来源: 安徽新闻网-安徽日报 2020-12-13 08:40:08 责编: 徐文娟

有一张千年古村的照片:老屋破败,空心化严重,这样的情形相信很多人会感到似曾相识。再来看另一张照片:繁茂的花草环绕下,是修葺一新的传统古屋,村里人气旺盛,一派兴旺景象。这两组对比鲜明的照片其实是同一个地方,安徽省黄山市休宁县祖源村,而这如此巨大的变化就发生在短短两年间。是什么力量让这个古老的山村快速焕发了生机呢?

走入祖源村,看到的是粉墙黛瓦,雕花木窗的传统徽派建筑。马头墙,小青瓦,依山就势,浑然天成。

朱茂贵是一个退休教师,只要村里有游客来,他就当义务讲解员。现在来祖源的游客多了,他有些接待不过来了。但是,几年前的情况可不是这样。

朱茂贵说:“当地农民不知道古村落存在的价值,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县城去读书,在那儿买房子,一年走一批,走到最后只剩下28位70岁、80岁、90岁的老人晒晒太阳,聊聊天。”

祖源村有270户人家,在2014年,当祖源村被列入第三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时,这里也就剩下70多户人了。这个村就变成一个空壳村,人就变成空巢老人、留守儿童。

项旭琴曾经就是留守儿童,她的父母在她8岁时就出去打工了,她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项旭琴18岁时也离开了这个村子出去打工了,她家在山上的老宅也废弃了。但是人在他乡的日子,心里却一直在惦念着家乡。

我国有很多像祖源这样的传统村落,风光秀丽,历史悠久,有着独特的文化价值。如何才能让这些传统村落的价值被人们重新发现?如何才能让这样的传统村落不再衰败下去?从2012年开始,我国启动对传统村落的调查,到现在为止,这些传统村落的保护和开发也越来越引起各级政府的重视。2014年,项旭琴听说自己的家乡也要进行开发和建设了,她就回到了家乡。

项旭琴很想在家乡做些事情,她想过种植药材,也想过承包田地,也想过做民宿,但是都没有勇气投资和开始。

2015年,由当地政府牵线搭桥,上海一家建筑管理公司的负责人庞焕泰来到了祖源。一到祖源,老庞就被吸引住了,而吸引他的正是村里那些破旧不堪的老屋。

很快,庞焕泰的公司和休宁县政府签订了改造祖源村的合同,第一步,先租赁了山上30栋已经废弃的民宅,开始传统村落改造工程。可是,这工程进展得并不顺利。

庞焕泰说:“又有山又有水又是一个典型古村落,肯定是很好的一个建设项目,但是在做的过程中遇到很多很多的困难,困难最大的就是和百姓的关系。”

朱向阳一直在外面打工,在2014年回到村里,当了村干部。当时他对村里的改造也充满疑虑。

庞焕泰发现,古村落的改造和自己以前进行的城里的古建筑改造完全不一样,在这里,首先要处理好和村民的关系。

现在走在祖源的乡村小道上,庞焕泰遇到的都是乡亲们的笑脸。村民都亲切地叫他“庞老爷子”。

随着祖源民宿群的建成,原本破败凋敝的村庄一变成名,四面八方慕名而来的游客越来越多,村庄迅速恢复了生机。

梦乡村祖源民宿现在有30栋楼,60间客房,可以同时容纳一百多人入住,除了住宿之外,还有会议室餐厅酒吧茶室等配套设施。房间里虽然是各种现代设施,外观上则完全是徽州古村落的传统风貌,旧屋的一砖一木都被充分保留利用。

民宿群的建成给祖源这个古老的村落带来了希望,村民也由怀疑观望到支持参与。一些村民开始按照民宿的样子,自己动手改造老宅。2019年朱向阳就投入了100多万元,其中贷款了60多万元,翻新了一个老房子。

在梦乡村祖源民宿群的带动下,现在村民自建的民宿客栈已经有15家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回到了家乡。项永利原来在外面打工,4年前回到家乡,翻新了老家的房子,开始做民宿。

项旭琴也和丈夫一起回到了家乡,他们先投了十几万元把丈夫家的老房改造成了民宿,起名叫老家客栈。一开始还担心没有客人来,但是,现在却担心客房不够用了。

在休宁县政府大力支持下,去祖源村的上山道路拓宽了,供电扩容了,污水集中排放了,架空线入地了,这些市政设施的完善,吸引了更多游客来到这里,还带动了周边乡村的旅游。

现在,祖源村平时已经有100多户村民常住了,一些搬到山下的村民又回来了。2019年祖源村的人均收入达到17000元,几乎是2016年的3倍。这些老村、老街、老房、老窗又有了新的活力。

    相关新闻
皖西南首家造血干细胞移植病房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