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安徽新闻网 >文化
  • 王冠亚骨灰与严凤英衣冠冢合葬 比翼同唱天仙配

    “今天是个好日子,在合肥市大蜀山文化陵园,完成了父亲的骨灰和母亲的衣冠冢合墓的仪式。”18日,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严凤英和著名黄梅戏导演、编剧王冠亚的次子王小英发布的一条微博引起关注。

    2018-12-20 15:48:47
  • 油画家杜仲写生作品在肥展出

    开幕式上,原全国美展评委、国家一级美术师、著名水彩画家柳新生、原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张松、安徽省文联副主席、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主席杨国新、安徽省政协副秘书长、致公党安徽省委专职副主委武琼宇、安徽省雕塑院院长郭宝安、上海油画雕塑院创研室主任、著名油画家罗朗、苏州大学教授、著名油画家钱流、安徽省美协副主席、安徽师范大学艺术学院院长高飞、安徽师范大学教授、著名油画家李方明、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安徽省油画学会副主席、著名油画家郭凯、安徽省油画学会副主席庄威、安徽油画学会副主席傅强、安徽现代油画院院长,著名油画家王德宏、致公党安徽省委通联部部长吴江天等各界领导、嘉宾、企业家代表及众多艺术家出席活动现场。杜仲,合肥人,国家一级美术师,为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安徽省美协油画艺委会副主任、安徽油画学会副主席、安徽省致公画院常务副院长,原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安徽省美协驻会画家。他长期致力于油画作品的写生创作,获得省级以上奖项十多次,两次国家级政府奖项,因其在艺术领域的突出成绩,入选安徽省宣传口“六个一批”拔尖人才,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2018-12-19 10:07:42
  • 2018我的文化消费清单|文字和影像打发时光

    这一年大约看了两百多部电影和纪录片。纪录片《摇摇晃晃的人间》,是纪录片导演范俭的作品,以网红诗人余秀华为主角,讲述了她诗歌之外有些不堪的生活,真实的纪录,让余秀华的形象立了起来,从精神与勇气层面上说,很多人活得不如余秀华,包括我。这本书是作者自己的真实生活,两个字概括读后感:苍凉,《曾国藩的正面与侧面》,作者张宏杰。

    2018-12-17 10:41:19
  • 2018我的文化消费清单|大地、教室与书本

    需要检讨,今年读书比过去少了很多。尽管今年读书比过去一年少了很多。对文章的字句,即使“无关弘旨”,也要一改再改,务求合适。

    2018-12-17 10:40:36
  • 2018我的文化消费清单|平常日子将心托住

    虽然是盛夏,加州一点没有夏天的样子,早上在露台上喝茶,最好披件薄外套,不然人和茶一样凉的快。从洛杉矶回帕罗奥图的路上,走的是WestsideFreeway,路上我见到了美国真正的农村。现在想想,加州夏天最让我留恋的,还是在住处二楼露台上消磨掉的那些时光。

    2018-12-17 10:39:52
  • 2018我的文化消费清单|我行故我在

    但南浔里的宅院之殷实,实在惊到我了。离开扬州前去了趟狮子楼。斯拉夫史诗没能来成中国,但特展还是展出了穆夏后期的许多速写和油画作品。

    2018-12-17 10:39:01
  • 橙读秀 | 徽州的刀板香

    同样是腊肉,徽州人做成刀板香,视觉和味觉上风趣多了。透过筷尖,能看到肉质细腻的密纹,上好的五花肉,一块块小方寸斜放着叠在一起,不粘不连,干干净净。每次家里有客,母亲就摸索着咸菜坛子,从里面掏出一块腊肉,厚重的木盖从瓦罐坛口挪动时发出木墩墩的声音,那声音不好听,却馋人。

    2018-12-15 12:50:46
  • 橙周刊|锺叔河:感念钱锺书先生

    钱先生为《走向世界》所作序文的第一稿,我是八四年三月下旬收到的,开头第一句是:我最初在《读书》里看了锺叔河同志《走向世界》的文章,感到兴趣,也起了愿望。钱先生“抽空翻看了几本”的,即是我和董秀玉带去的《走向世界丛书》,也就是先生在给我的信中谈到的李圭《环球地球新录》、斌椿《乘槎笔记》和张德彝《欧美环游记》。八十年代初钱先生看到《走向世界丛书》,发生兴趣,向《读书》杂志社董秀玉同志表示愿意和我见面谈谈。

    2018-12-15 12:44:35
  • 橙周刊·大家写凤阳|郑心一:旧时淮边月

    而那些江南移民以及他们的后裔们,一天也没有忘记他们的江南故园,在他们也加入到乞讨、流浪、返乡的队伍之后,乞讨便有了自己的文化样式——凤阳花鼓。临淮关人在重视打捞自身历史文化的同时,给与了所有文化探访者足够的礼敬。但,在移民文化和原住民习俗的纠缠中,催生出一种变异的文化品种——凤阳花鼓。

    2018-12-15 12:42:29
  • 橙周刊·大家写凤阳|于继勇:淮河,中年不惑

    如果见证华夏文明曙光的黄河,是一位胡子花白的老者,在近代之后迅速崛起为中国经济中心的长江流域是一位意气风发的青年,那么命运多舛历经风霜的淮河,应该算是波澜不惊的中年。从临淮关归来,带回一块砖头,一个写着“东后街52号”的门牌。从中国第一个封建王朝开始,淮河流域的文明开始了加速发展。

    2018-12-15 12:40:42
  • 橙周刊·专栏|头发菜

    它们的颜色初看以为是黑色,但细看后才发现是墨绿,隐隐有凝重沉积之感。到了乌伦古湖边,打听头发菜的情况,人们却都摇头,一脸的失望之色。原来乌伦古湖一带的头发菜更少,有的人找上一天,也未必找到一束。

    2018-12-13 14:48:20
  • 橙周刊·专栏|草气

    有位诗人说:人类和植物一样幸福,爱情和雨水一样幸福。草的幸福,我们无法感知,人的幸福又岂是从表达上可理会的。在乡村,我不止一次的看见过,我的乡人赤着脚奔赴稻田,把秀于禾苗的稗子连根拔了,高高抛在田埂。

    2018-12-13 14:47:22
  • 橙周刊·专栏|周瑜与小乔巷

    这是我多年来看过的最美的小巷,也是最有文化意味与故事的小巷。有关周郎与小乔的故事,藏在花墙之上,长在青竹之中,镌在灵壁石的通透里。在长空之上,潇洒周郎,正在运筹帷幄的战事间隙,凝视着那琴、那指、那人,倾听着那曲、那感叹、那吟哦……庐江是个有故事的地方。

    2018-12-13 14:46:11
  • 橙周刊·专栏|佛光寺

    按照专家的论断,中国现在还留存三座半唐代建筑,其中三座在山西省荒僻的乡村,依年代顺序它们是:南禅寺大殿、广仁王庙大殿、佛光寺东大殿。不同于西方建筑以石材为主,中国建筑以木构为主,由于自然和人为双重因素,现在已看不到唐代完整的大规模建筑群,所见不过是硕果仅存的单座建筑。佛光寺东大殿虽不及南禅寺大殿年代久,但它是规格高(官式)、体量大(面阔7间,进深4间)、保存完整的建筑遗存。

    2018-12-13 14:44:45
  • 橙读秀 | 一碗蛋炒饭扯出的“武林大会”

    但等“蛋炒饭”三字真正出现在文献中,是在清末的《清稗类钞》里,书中提到了除蛋炒饭外的火腿蛋炒饭、虾仁蛋炒饭等。在现代人眼里,蛋炒饭是再普通不过的食物,无论是谁都能吃得起一碗蛋炒饭。每当你家有剩饭留下,那第二天必有的一道菜便是蛋炒饭。

    2018-12-12 17:46:49
  • “虎鎣”回家!曾被从圆明园掠走,流失海外百余年

    12月11日,国家文物局划拨中国国家博物馆青铜“虎鎣(yíng)”入藏仪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行。4月底,青铜“虎鎣”境外买家表示愿将文物捐赠给国家文物局,在文化和旅游部部长雒树刚和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的高度重视下,国家文物局会同中国驻英国使馆和国家博物馆,稳妥有序地开展青铜“虎鎣”的鉴定接收等各项工作。近年来,国家文物局积极开展流失文物追索返还工作,成功促成多批流失文物回归祖国,青铜“虎鎣”的回归正是其中具有代表性的范例,彰显了中国政府保护文化遗产的坚定信念与负责态度,也显示了我国流失文物追索返还工作获得了社会各界广泛的理解与支持。

    2018-12-11 16:11:18
  • 美文|一曲林忆莲,双泪落君前

    想当年,全校园都在听林忆莲李宗盛,那个长着一双眯眯眼的女子,那个胡子拉碴的男人,怎么就那么迷人呢,“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没见过你的人不会明了”,“我们的爱若是错误,愿你我没有白白受苦”……那样软的年纪,那样软的心思,被这些水气淋漓的情歌鼓荡得波澜起伏,好想好想谈一场恋爱,却又不敢,好学生就该努力学习争第一,哪能如此想入非非。但多少女生像我一样,记住的不是后来,却是当初她叛逆的眼神,她修长的白指头上腥红的指甲,我们曾经对那种妖娆,鄙夷又艳羡。我想知道,一直都想知道,后来,她和他,有没有松开彼此的手。

    2018-12-11 16:08:51
  • 美文|秦栏鹅席

    真要馋急了,只能再来秦栏了。不过开吃时主人倒是一再强调:从头开始。全鹅席本身无噱头玄机,无非是肉、头、颈、舌、心、肝、胗、血、肠、脯、翅、掌等不同部位做的菜肴,十几个碟盘挨个端将桌面,流水鱼贯。

    2018-12-10 16:27:29
  • 橙周刊·笔记|碗柜上的对联

    子不教,父之过,我不仅错在没有好好教育儿子,更错在忘了父亲对我的教育,就像一本书忘记了作者,一颗树忘记了家园。即便父亲还时常教育我要勤俭节约,要严格培养儿子的习惯时,我也只是点点头,转身又逗儿子笑去了。随着儿子的出世和成长,对联的真意又如同珠玑,散发出久远的光焰。

    2018-12-10 16:26:23
  • 橙周刊·笔记|因为你, 我与世界温暖相拥

    面试开始了,并没有人主动上台发言,面对大屏上几个深奥的议题,每个人似乎都变成了“缩头乌龟”,无奈,只得强制点名,由于学术水平有限和内心的胆怯,刚上去的几个女生似乎都讲得不是十分理想,以脾气暴躁而闻名的我们的学总此时更是有些按捺不住,他的脸涨得通红,两条倒八字眉高高飞起,眼看就要开始训人了……这时,你伸出手拍拍他的肩膀,低声说了几句什么,他不动了,重新回到椅子上。不过,既然过了笔试,那就去参加复试吧。虽然表面上是那么镇定自若,可内心却如万马奔腾,腿抖得厉害,脸也涨得通红,在结束演讲时,感觉天旋地转,在下台阶时,险些摔倒,跌跌撞撞地回到了座位,这不——更糟糕的来了,我还没缓过气,班上调皮的男生不怀好意地调侃“如期而至”——“金之莹啊,你看你,不就上去讲两句吗,看把你吓的……”我恨不得一头扎进地缝里。

    2018-12-10 16:25:57
  • 橙周刊·笔记|北极五花山

    从机场去市区沿途所见并无五花山,都如在机场跑道所见,是些新生树林,甚至有人工培植的痕迹。一位当地朋友说,这时候来大兴安岭刚刚好,可以看五花山。透过舷窗,从空中俯视地面,看茫茫无际的大兴安岭林海,期盼五花山早点出现。

    2018-12-10 16:25:24
  • 【橙周刊·大家写凤阳】吴玲:临淮关散记

    还有一家门口,很大的一片藤蔓一直爬到了屋檐下,茎蔓上挂着许多扁卵状的小果果,一长溜一长溜的,有点腥涩,是山药。抵达临淮关镇已是黄昏时分,波平如镜的淮水在这里拐了一个弯,一轮巨大的落日穿过遥远的时空,映照古镇的前世今生。老街里摘几粒山药豆子,亦是意外的喜悦。

    2018-12-10 16:24:23
  • 【橙周刊·大家写凤阳】夏业柱:秋风吹过三千年 ——踏访钟离古城

    这便是钟离城,即霸王村,它仿佛与世隔绝,亦或一梦三千年,仍在酣睡。当然今天已确认,这片广大区域就是春秋时代的钟离国,它北临淮河,南跨合肥,西过蚌埠,东至天长,是不小的诸侯国。夯城即便在今天也能轻易将城内包裹得严严实实,可想在冷兵器时代,还能不将钟离城包裹得如铁桶吗。

    2018-12-10 16:23:40
  • 橙周刊·品读|谁此时孤独

    于是,这本金子美铃的精选集,以她的诗句“我寂寞的时候,别人不知道”为题,正映照出她生命的底色——“我寂寞的时候别人不知道,我寂寞的时候朋友们在笑,我寂寞的时候妈妈很可亲,我寂寞的时候菩萨也寂寞”。我们读金子美铃的过程,就是与她分享那些最初的感觉的过程。事实上,好的诗必然充满童心,且诗人并不会将读者以成人和孩童的划分区别对待。

    2018-12-10 16:22:30